美土關係就像無愛的婚姻,但北約卻苦無「離婚」機制

美土關係就像無愛的婚姻,但北約卻苦無「離婚」機制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增加土耳其鋼鋁進口關稅可能進一步破壞土耳其經濟信心,引發更廣泛的危機。此外,關稅讓埃爾多安能夠將國內經濟不利局面歸咎於美國,而不是自己的無能。

文:Richard N. Haass(現任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著有《混亂的世界》)

土耳其已經與其從前的盟友美國徹底翻臉。目前,土耳其貨幣危機已經演化為嚴重的政治問題,眼前的問題是土耳其拒絕釋放因美國牧師安德魯・布朗森(Andrew Brunson)。布朗森被控在2016年針對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的未遂政變中從事恐怖主義、間諜和顛覆活動。

美國政府拒絕接受布朗森被捕是正確的,但其反應適得其反。特別是,美國增加土耳其鋼鋁進口關稅可能進一步破壞土耳其經濟信心,引發更廣泛的危機,可能對全球經濟造成嚴重傷害。此外,關稅讓埃爾多安能夠將國內經濟不利局面歸咎於美國,而不是自己的無能。

仍有可能,土耳其政府找到辦法釋放布朗森,而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他急於向其核心票倉之一的福音派表忠心——將取消關稅。但即使眼前的危機得到解決,美土關係——以及更一般的西方與土耳其關係——的結構性危機仍然存在。這一關係正在緩慢但確定地惡化,現在已經名存實亡。儘管特朗普政府「懟」土耳其的做法是正確的,但它所選擇的反應手段以及問題都是錯誤的。

土耳其和西方的關係向來建立在兩個原則的基礎上,這兩個原則都已不復存在。第一個原則是土耳其是西方的一部分,這意味著它是自由民主國家。但土耳其既不自由,也不民主。它實際上是正義與發展黨(AKP)統治下的一黨專政,權力集中在同時擔任AKP黨魁的埃爾多安手中。

在埃爾多安的統治下,制衡機制基本從土耳其政治制度中消失,總統控制著媒體、官僚和法院。埃爾多安用來作為囚禁布朗森的藉口的未遂政變,同時也是其他成千上萬人成為階下囚的理由。目前,埃爾多安的土耳其絕無獲得歐盟成員資格的可能。

作為土耳其的「西方」地位的基礎的第二個原則是外交政策的一致性。最近,土耳其從美國購買了100多架先進的F-35戰機。但在最近幾年中,土耳其也支持了敘利亞聖戰集團,與伊朗眉來眼去,還從俄羅斯購買S-400地空導彈。

最重要的是,土耳其和美國在敘利亞各自為戰。敘利亞庫德人是美國的緊密夥伴,但被土耳其人視為恐怖分子,因為土耳其國內的庫德集團一直在尋求自治權甚至獨立。在這一背景下,不難想像美國和土耳其力量會發生碰撞。

有人說,當前美土摩擦並非新鮮事;兩國向來差異甚大。土耳其人不滿於美國決定從土耳其撤出中程導彈(作為結束1962年古巴導彈危機的協議的一部分)。兩國在1974年土耳其干預隨後佔領北賽普勒斯事件,以及美國支持希臘的問題上再度發生衝突。2003年伊拉克戰爭中,土耳其拒絕向美軍開放因切利克(Incirlik)空軍基地,最近幾年,土耳其因為美國拒絕引渡藏身賓夕法尼亞州的伊斯蘭意見領袖法圖拉・居連(Fethullah Gülen)而非常憤怒。埃爾多安認為居連是2016年政變的幕後主使。

儘管如此,今天的情況仍然有所不同。在冷戰期間保持兩國緊密關係的反蘇因素早已不復存在。現在,美土關係就像是沒了愛的婚姻,雙方早已同床異夢,彼此之間沒了任何實質聯繫。

問題在於,北約條約沒有「離婚」機制。土耳其可以退出歐盟,但不能被掃地出門。出於這一現實,美國和歐盟應該對土耳其採取雙管齊下的措施。

首先,決策者應該在有把握時批評吐熱氣政策。但他們也應該減小對因切利克等土耳其軍事基地的依賴,不讓土耳其獲得F-35等先進軍事設備,並重新考慮在土耳其部署核武器的政策。此外,美國絕不能引渡居連,除非土耳其能夠拿出證據證明他參與了政變,其罪行足以讓他在美國也需要受審,並滿足1981年雙邊引渡條約的條款。美國也不應該放棄庫德人,因為他們在與伊斯蘭國的戰鬥中起著非常大的作用。

其次,美國和土耳其應該等待埃爾多安時代的結束,然後以有利條件接近土耳其新領導層。條件應該包括用西方的支持,換取土耳其致力於自由民主、基於打擊恐怖主義和反擊俄羅斯的外交政策。

埃爾多安最近在《紐約時報》上警告說,美土夥伴關係「可能處於危險之中」,如果美國單邊主義和失禮狀況得不到扭轉,土耳其將開始尋找新盟友。事實上,這一夥伴關係已經處於危險之中,主要原因是特朗普,而埃爾多安也早已開始了尋找新盟友的過程。美國和歐洲必須適應這個現實。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8.—西方必須直面土耳其的現實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Project Syndicat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