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點燃塑膠袋,滾燙地滴在我身上」 返鄉羅興亞人遭軍方酷刑虐待

「他們點燃塑膠袋,滾燙地滴在我身上」 返鄉羅興亞人遭軍方酷刑虐待
本圖僅示意圖,並非文中受訪對象。|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人權觀察呼籲,這些不當對待使得羅興亞難民更加需要國際保護,包括聯合國實地監測,才能安全返回緬甸。

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21日發表報告指出,從孟加拉被遣返若開邦的羅興亞難民,持續遭緬甸當局囚禁、嚴刑拷打、監禁等。人權觀察訪問六名羅興亞人,記錄下他們遭受虐待的情況。

人權觀察呼籲,這些不當對待使得羅興亞難民更加需要國際保護,包括聯合國實地監測,才能安全返回緬甸。

「羅興亞難民遭受酷刑,證明緬甸政府並未信守承諾,保護難民安返家園,」人權觀察亞洲區副主任費爾・羅柏森(Phil Robertson)說,「緬甸口口聲聲要保障羅興亞人安全有尊嚴的返國,但實際上,他們回國後仍然難逃當初迫使他們逃走的迫害和侵犯」。

2017年為躲避緬甸軍方族群清洗行動而逃抵孟加拉的六名羅興亞人告訴人權觀察,他們原本計劃暫時回到若開邦打工,但在返回孟加拉前陸續遭到緬甸邊防警察逮捕,並於羈押候審期間遭到安全部隊刑求。這六人經過草率審判,全都以「非法闖越國界」罪名被判刑四年。

人權觀察訪問三名羅興亞男性和三名男童(其中最年輕的16歲),分別在貌奪鎮(Maungdaw)不同地點被捕。邊防警察官員反覆拿槍抵著他們,訊問有關若開羅興亞救世軍(ARSA)的問題。他們說,官員們動用體罰、毆打、鞭苔、燒灼和電擊等各種手段,只為逼迫他們承認加入ARSA。此外,拘留所並沒有供應他們乾淨的水和食物。

這六人說,他們後來被移送到貌奪鎮看守所。穿著便服的軍方情報人員在審訊時用棍子毆打他們,還對他們拳打腳踢。看守所的條件十分惡劣,無法會見律師,且審判過程使用緬文,他們無法完全聽懂。他們分批被法院判處四年徒刑後,又被當局移送到貌奪鎮的布迪當(Buthidaung)監獄,數以百計的羅興亞囚犯都被關在這裡。

5月23日,貌奪地區行政長官向數十名列隊的羅興亞囚犯宣佈,溫敏(Win Myint)總統已下令特赦,他們將可領取公民身分驗證卡(National Verification Card,簡稱NVC)並獲釋。但許多羅興亞人認為這種卡片等同否定他們具有公民資格,因而拒絕領取。

緬甸國務顧問昂山素姬辦公室於5月27日發出聲明,證實總統已特赦58名返國羅興亞人。後來又有四名羅興亞人被撤告並加入特赦名單。

這62名羅興亞人被官員帶到恩加庫亞(Nga Khu Ya)村組的邊防警察大院,官員強迫他們領取NVC卡才能離開,否則就要再度被逮捕。後來他們被送到赫拉波岡(Hla Poe Kaung)中轉營地。

政府官員6月1日帶著官方組織的媒體訪問團來此會見這62名羅興亞人。社福救濟與安置部長溫妙埃(Win Myat Aye)向這群返國難民表示,政府將發給他們住房重建費和人道援助金,並允許他們留在孟加拉的家屬回國。

這六位難民告訴人權觀察,官員事先指示他們如何答覆媒體詢問。其中一位少年表示,他沒有按照指示回答,馬上被邊防警察打斷並中止採訪。媒體訪問團離開後,這群羅興亞人又被邊防警察扣押,不准他們離開赫拉波岡。

因為害怕再度被捕和刑求,部分羅興亞人分兩批逃回孟加拉,包括人權觀察此次的訪談對象。

人權觀察多次致電國務顧問辦公室主任兼政府發言人佐泰(Zaw Htay),均被告知無暇置評。

「這批羅興亞人所受的待遇,對於相信緬甸當局將確保他們安全返國的人而言是一項警訊。」羅柏森說。「緬甸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才能證明它有誠意實施必要改革,保障難民自願、安全且有尊嚴地返國。」

RTX68MA0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下述事件發生於2018年3月到5月。人權觀察表示,為保護受訪者及其留在緬甸境內的家屬,文中姓名皆為化名。

酷刑虐待、不給食物和淨水

17歲的拉赫馬說,他在緬甸邊防警察拘留所遭到反覆虐待,包括燒灼。「他們點燃塑料袋,讓滾燙的塑膠滴在我身上。他們還用燒紅的鐵棒在我腿上烙印,用煙頭燙我、用蠟燭油澆在我身上,用刀刃在我身上刮,用木棍和藤條打我。」

24歲的洛克曼也說,起初他的胸部和大腿遭到重擊,接著被電擊,逼他承認是ARSA成員,但他拒絕做不實認罪。人權觀察表示,在受訪者身上看見的傷疤和燙傷痕跡,與其陳述相符。

在押人員表示,拘留所的條件極為惡劣,他們從未得到足夠食物和乾淨水源。

在恩加庫亞的緬甸邊防警察大院,有三位羅興亞遣返人員被拘留四天,每人每天只發給兩塊魚漿餅(ngapi)和大約250毫升的污水。在貌奪看守所,當局完全不給食物和淨水,只能靠附近社區的羅興亞人送來食物,而且有時還必須賄賂警員。受訪者中有三人在這種情況下挨過兩個多星期。

洛克曼並說,在布迪當監獄,羅興亞囚犯用水時受到獄警和其他族群囚犯的限制:

「我所在的小房關了500個犯人。每天總共有90公升的飲用水。問題在於這500人當中,有35個佛教徒囚犯,其中有些是若開族佛教徒。他們很凶悍,每天都霸佔90公升的飲水。羅興亞人一般只能喝洗澡用的水,只有少數幾天能從那90公升的飲用水分到一點點。」

他補充,緬甸邊防警察基地裡面沒有厠所,他們只能用一個桶子解決大小便,也沒有水可以洗手。

RTX5R02O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任意拘押,不公正審判

三月下旬,當局將這批羅興亞遣返人員帶上貌奪鎮法院出庭,經過草率定罪,判刑4年。政府沒有公開說明他們所犯何罪,但其中一次庭審有位警察以羅興亞語轉述法官說法,罪名是非法闖越國界。這六名成年和未成年男性被告人都沒有律師出庭辯護或陪同偵訊。

33歲的埃米爾表示,他們被剝奪公正審判權,包括庭審時缺乏通譯。

「判我們入獄4年的法官是個佛教徒,而且用緬語宣判。一位通曉羅興亞語的警員翻譯判決書,裡面說我們承認非法闖越國界進入緬甸,得處5年有期徒刑。實際上我們被判刑4年,法官少判了一年。」

這些羅興亞人被判刑後,當局將其集體轉送到布迪當監獄,他們被監禁近一個月後才收到總統特赦的通知。

2018年6月1日,當局安排他們會見外國記者,企圖表現羅興亞人受到良好待遇,返國安全無虞。記者訪問後,這六人已逃往孟加拉。

中央社報導,多半羅興亞兒童在抵達難民營前就已是孤兒,許多人甚至目睹了父母遭暴力殺害。根據國際慈善機構「拯救兒童基金會」(Save the Children)一項最新的研究,超過6000名的難民兒童,在逃離被稱為種族清洗的緬甸軍隊鎮壓後,從未找到他們的父母。

人道主義機構表示,難民孤兒的實際數字不得而知,但有些估計值更高,因為許多兒童一越過邊境就消失在巨大的難民營中,與親戚或鄰居一起生活,也有些人是獨自逃到孟加拉,並被臨時照護。

拯救兒童基金會在孟加拉科克斯巴扎爾(Cox's Bazar)的人員歐喬亞(Beatriz Ochoa)說:「我們知道這很糟,但沒想到會那麼糟。即使是經驗豐富的兒童保護組織主管,也對這些調查結果感到震驚」。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關鍵評論網 ASEAN:緬甸商情』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