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施政報告的期望:重視學校圖書館主任與教育家長——為推廣閱讀與終身學習再出發

對施政報告的期望:重視學校圖書館主任與教育家長——為推廣閱讀與終身學習再出發
Photo Credit: Brian Turne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香港學生閱讀能力雖高,但興趣不足,情況『非常危險』」

文:程兆成(八零後,愛閱讀,尤好人文學科與社會科學,亦為軍事愛好者。 經歷過崇尚獅子山精神的社會,成長在守護香港核心價值的年代)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於七月中指政府正積極推動全城閱讀風氣,並稱除會為中小學提供閱讀津貼以資助學校購買課本,亦鼓勵學校舉辦閱讀活動,以培養學生閱讀習慣,並會在接下來的9月公佈幼稚園的閱讀推廣活動。加上教育局近期亦推出推廣閱讀風氣的電視廣告。一時間,「推廣閱讀」成為今年財政預算中教育方面所新增的34億元經常性開支中的熱門部份。然而政府在增添新政策、新撥款前,政府只要改善現有的資源運用,確保資源運用到位,其實已足以令校園內的閱讀風氣有改善。而長遠除增辦前述的活動外,亦應增撥資源,在改變學校管理層與教職員的對「圖書館主任」的觀念和教育家長「學業成績是一切」等的觀念入手,從而提振學子們的閱讀風氣,進而改變背後存在於香港教育系統的結構性問題。

首先,是提振學子們的閱讀風氣。在教育局的《高中課程指引》中,「你的學校如何創造時間和空間,讓學校圖書館主任在不同的課程領域作出貢獻?」及「圖書館主任應如何與學校有關活動配合,並加強與各科主任或教師的合作呢?」是指引中帶出的其中兩條反思問題,然而教育界在回應上述問題時,其實是有不理想的地方,試思考:

當學校圖書館主任疲於應付圖書館以外的教學及行政工作時,教育局原來所投放的資源(即設立學校圖書館主任一職)有沒有被準確地運用在圖書館主任應發揮的功能上?當圖書館主任在校內沒有一般老師的地位,例如只是一名助理教師,令權責失衡,責重權輕的時候,如何談得上與各科主任或教師的合作?更甚者,當圖書館主任的職位「被消失」,被一般老師組成的「閱讀推廣委員會」取代的時候,學校在統籌閱讀外,又如何專業地填補圖書館主任的其餘四個角色1

以上問題源於「如何看待圖書館主任的角色」,是去年特首林鄭月娥增撥50億元作教育方面的經常性開支,首階段的措施共動用了36億,餘下14億,連同本年度財政預算案新增的20億,合共有34億元仍未落墨往何處投放後,值得政府考慮增撥資源的方向。而開辦更多的工作坊或講座讓學校管理層與教職員更清楚「圖書館主任的角色」,並在新學年以新增的政策讓學校「落實」「圖書館主任的角色」便足以理順現存的問題,而相信所涉及的經費有限,屬「四兩撥千斤」之法,令圖書館主任在待遇、工作安排和定位方面更符合局方文件的精神。最終解決主持「全球學生閱讀能力進展研究」(PIRLS)2016的香港大學教育學院謝錫金教授口中所指:「香港學生閱讀能力雖高,但興趣不足,情況『非常危險』」的狀況2。

Depositphotos_8388445_l-2015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事實上教育局的《基礎教育課程指引》早於2014年已指出「提升學生閱讀的興趣、投入感和深度方面,仍有進一步發展的空間」。盡早為未來香港學子的「終身學習」精神奠下基礎,以回應「知識型社會」的需要已愈見迫切。

根據《高中課程指引》中《第六冊:優質的學與教資源─促進有效學習》指出「圖書館主任是學校圖書館的關鍵人物,其專業知識和經驗,對推行高中課程非常重要。」由此可見,圖書館主任並不是一個無學校圖書館主任訓練,以一般教師所組成的「閱讀推廣委員會」所能取代。而現時部份學校的做法,正是輕視學校圖書館主任的專業知識的結果。

不少學校在招聘圖書館主任時要求應徵者於求職信內撰寫「期望薪金」為招聘條件,即以合約形式以低於文憑教師或學位教師的待遇作為聘用條件,而非以現時最起碼的文憑教師待遇為入職條件,即便如此,在現時中小學教師持有學位的比例分別已達到99%及97%的情況下,圖書館主任以非學位職級作招聘,相對而言難以吸引到一線的教育人材擔任此要務。而當圖書館主任是以低於文憑教師的待遇而以類似助理教師的身份入職,連最基層的文憑教師也不是時,圖書館主任在擔任閱讀統籌主任和與其他科主任與老師合作時就會欠缺號召力,難以推動同工積極配合,影響推動閱讀風氣的成效。

而學校沒有如《高中課程指引》所指:「學校應確保圖書館主任有足夠的能力和空間,有效地履行上述主要角色的責任。」減少圖書館主任所兼任的教學及行政工作亦是問題所在。根據香港學校圖書主任協會在2016年向圖書館主任發出問卷的數據結果,在150個回應中,過半數(66%)認為沒有足夠時間處理圖書館主任特有的職責,可見問題十分普遍3。

以上問題,源於學校不少管理層以至其他老師對圖書館主任的重要性有誤解,誠如《高中課程指引》所言,「學校要成功推展圖書館服務,實取決於如何看待圖書館主任的角色。」而不少學校因輕視圖書館主任的角色,而誤用校本管理所賦予的薪酬與資源調撥的彈性,引致前述的問題,最終亦種下近年青少年甚至社會閱讀風氣下降的惡果。

其次,要「推廣閱讀」以配合「終身學習」,正本清源之道是改變背後存在於香港教育系統的結構性問題。畢竟教育界以上的現象是出於香港社會的功利的讀書風氣,特別是家長層面,充斥著文憑主義、以升學、就業為主導的教育價值,公開考試成績成為教育的指揮棒的結果,加上學校在收生壓力下,被迫以學校公開試成績、升讀大學比率、升讀著名中學等作招徠,令今日的學生在完成公開考試或常規學習後便拋棄閱讀。

香港的教育制度最終培養出閱讀能力突出,但對閱讀不感興趣的學生,令他們在畢業後,停止學習,不但已經無法回應香港「知識型社會」中「終身學習」的需要,其實亦一直回應不到教育局在課程發展中「四個關鍵項目」中的「從閱讀中學習」,除非我們將「從閱讀中學習」的達標指標僅局限為「知識」與「能力」的獲得,而不是「情意」上對閱讀感興趣。

而曾修讀教育的人士都知道:「知識」、「能力」及「情意」都是學與教中不可或缺的元素。殘酷的現實是,香港教育所培育的學生的閱讀表現是不完整的─學生並不樂於閱讀。而家長盲目追求成績、教育局的過份市場化的政策哲學均令學校夾在中間,最終無法令教育回歸教育專業主導。而從部份學校輕視「圖書館主任」,到家長功利的讀書取態等現象均可對上述的情況管窺一二。

若說問題是整個香港社會的「共業」亦不為過。而要帶領社會重啟風氣之先的,正正是要靠政府本身,而切入點,是教育家長。而近日由教育統籌委員會負責的「家校合作及家長教育專責小組」提出,制訂整全的家長教育課程架構及提供課程,提倡父母、祖父母都應上堂學習如何教育及欣賞小朋友,並舉辦全城參與、為期至少2至3年的「快樂孩子運動」,以扭轉家長「學業成績是一切」等固有觀念,正正是重新令香港教育重新變得整全的好開始。

香港教育病犯沉痾,要變革的不是見樹不見林對個別具體項目的增減,頭痛醫頭,腳痛醫腳。香港教育需要端本正源,在教育過份市場化的現況下,改變市場的取態,亦即香港家長的看法,方能改變教育過份市場化的而引致的專業主導失衡,讓香港教育重回正軌。

相關文章:

註1:根據《高中課程指引》,學校圖書館主任的5個角色為:「圖書館負責人、閱讀統籌主任、資訊專家、教學夥伴及課程資源促導者。」
註2:全球學生閱讀能力排名 香港跌至第三 普教中學生能力稍遜
註3:香港學校圖書館主任協會,第二十期會訊(2017年12月)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王陽翎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