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歐威爾式」政權:報導羅興亞屠殺,路透記者恐判監14年

緬甸「歐威爾式」政權:報導羅興亞屠殺,路透記者恐判監14年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7年底,兩位路透社記者因為可能看見了「不該看的東西」而遭到逮捕,並被緬甸政府以違反國家秘密法為由起訴,至今仍未被釋放。但他們到底看到了什麼?

文:陳㵾伃(台權會實習生)

當媒體報導發生在緬甸的羅興亞人遭迫害的事件時,有個較少被報導的面向,那就是當地的媒體工作者會如何報導?不幸的是,有兩位新聞工作者,正是因為報導此事件而遭逮捕起訴。而另一方面,知名反烏托邦小說《1984》的作者喬治・歐威爾,其實當年正是在緬甸服役。這樣一個監控國民與媒體的國度,與《1984》中的威權主義世界,或許有幾分神似⋯⋯(台權會編輯:何宇軒)

2017年12月12日,Wa Lone和Kyaw Soe Oo兩位路透社記者因為可能看見了「不該看的東西」,在仰光遭到逮捕,並在今(2018)年1月10日被緬甸政府以違反國家秘密法[1]為由起訴,至今仍未被釋放。若兩人被定罪,將面臨最高14年的徒刑。他們到底看到了什麼?

國家「清理作業」

2017年9月,位於若開邦(Rakhine State)的印丁村(Inn Din)發生了一起種族血案。幾位佛教徒士兵將10位羅興亞穆斯林男子綑綁、射殺,並全部埋入一個淺坑,其中有兩位受害者是年僅不到20歲的學生。一位目擊者表示,在加害者埋葬屍體時,坑裡仍聽得見細碎的騷動與掙扎。

One grave for ten people.(一座墳,十個人。)──Soe Chay,一位目擊慘案的若開邦退休士兵

Wa Lone和Kyaw Soe Ooxu很可能是因為調查並報導了在若開邦發生的暴行與緬甸政府的非人道行動,而遭當局盯上。自去年8月起,若開邦有近69萬位羅興亞人離開自己的村莊,逃入鄰近的孟加拉邊境。

到了11月,印丁村原有的6,000位羅興亞人已全數消失殆盡──不是逃難,就是已經罹難。這場由政府與軍方主導,持續數年的種族滅絕行動使得羅興亞危機在緬甸境內成了戰爭的代名詞。為了掩蓋國家的罪行並湮滅證據,軍隊與大型機具進駐若開邦,以村為單位一點一點地將文明從地圖上抹滅。

難民避難所成了墳場

緬甸政府的作為充分實現了偽善一詞的精神。鏟土機和推土機開挖的若開邦北部地區,正是過去官方宣佈安置從孟加拉返回的羅興亞難民的臨時避難處,而根據緬甸國內媒體與總統辦公室的報告,官方正在對這些地區進行「建設」,包含修建、改善道路及清理村莊、興建全新房舍等。軍方甚至大言不慚地在11月發表他們的調查報告,指出他們的作為全無不法,也完全沒有涉及暴力。對比攜家帶眷四處逃竄的難民,這樣的矛盾令人心寒。

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組織公布的衛星影像上可以看到,短短三個月內村裡起伏的屋舍、樹林和綠地等全被夷為平地。光是2017年底就有55座村莊被摧毀,其中大部分皆有縱火的痕跡。「清理作業」破壞了無數埋著羅興亞受害者的亂葬岡和官方迫害無辜民眾的證據,但這些欲蓋彌彰的行為也證實了緬甸政府種種違反人權惡行。他們為避免消息外流而逮捕Wa Lone和Kyaw Soe Oo,不過是更進一步顯示出他們的心虛,只會招來國際上更多的抗議和譴責。

  • Human Rights Watch於2018年二月發布的衛星影像影片:
羅興亞──禁忌的詞彙

昂山素姬身為緬甸自由民主的希望,國內外無不引頸期盼她將為緬甸帶來全新的氣象。然而,2016年6月,也就是她上任僅僅兩個月,「羅興亞」便成了禁語,所有媒體皆須使用較為中性的「穆斯林」一詞作為替代,彷彿要大家徹底忽視並遺忘羅興亞危機的存在。火上加油的是,部分親近政府或軍方的媒體會使用貶義詞「班加里」(Bengalis)來形容羅興亞人,意及「孟加拉的」,等於將他們視為外來者,並合理化官方對他們的種族清洗行動。

衝突源於19世紀末

究竟羅興亞人與緬甸有什麼深仇大恨,讓數十萬無辜民眾輕則流離失所,重則失去性命?

早在19世紀末,英國統治緬甸時期就有羅興亞人從孟加拉進入緬甸,並在若開邦北部地區定居。身為穆斯林的羅興亞人與緬甸佛教徒爆發種種衝突,且隨著時間推進越演越烈,一直到1948年英國已退出緬甸,並正式承認其獨立仍沒有停歇。緬甸政府在1982年頒布新的公民法剝奪羅興亞人的政治與公民權利,而羅興亞人也與政府不間斷地互相挑釁與報復。2012年5月28日,一位若開佛教徒女性被羅興亞穆斯林姦殺事件,讓緬甸政府正式對羅興亞人開啟殘忍的迫害與鎮壓。

緬甸政府以捉拿恐怖份子與暴徒的名義,讓大量軍隊橫掃羅興亞人居住的地區,毀家滅村、濫殺無辜,造成了2015年與2017年各一次震驚國際的羅興亞難民危機。短短幾年內有超過80萬羅興亞人流離失所,卻無法獲取足夠的救援物資,也找不到安全的容身之地。聯合國秘書長Antonio Guterres以「災難性的人道危機」來形容羅興亞人的處境,可見問題的嚴重性。

qvuxo0s7kp9kpy4drp0nz7cyxlw5c9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逃離家鄉的羅興亞族,照片攝於2016年10月底。
關起門來殺人的緬甸政府

即便罪證確鑿,緬甸政府始終不願意承認境內存在所謂的迫害和種族清洗。他們竭盡所能封鎖消息,捏造事實並發佈不實的新聞及「調查報告」等。新聞自由在緬甸已蕩然無存,任何有機會獲取真實資料並將其輸至國外引發討論的記者、人權工作者與相關團體都會受到各種限制與阻攔,甚至如Wa Lone和Kyaw Soe Ooxu一般被奪去人身自由、面臨牢獄之災。

兩名記者被指控「持有與若開邦安全武力相關機密文件」且「意圖將資訊與國外媒體分享」。被捕當晚,兩人在仰光受邀參加一場餐會。餐會上一位警察交予兩人一份文件,他們還來不及閱讀這些文件並搞清楚狀況便遭到逮捕,他們這才意識到自己被設計了。兩人因為關注羅興亞危機且做過相關報導早已被當局視為眼中釘,一個不小心就踏入了專為他們設下的陷阱。

Wa Lone長期關注較為敏感的種族議題。身為慈善基金會“Third Story Project”的共同創辦人,他一邊關懷孤兒與弱勢族群,一邊撰寫與環境議題相關的童書“The Gardener”。2016年他進入路透社後將大量時間與心力投入羅興亞危機的相關調查與報導上,傑出的表現讓他獲頒亞洲出版協會的年度大獎。另一位記者Kyaw Soe Oo去年9月才剛進入路透社。若開邦佛教徒與羅興亞穆斯林之間的緊繃關係與衝突吸引他進入新聞界,並先後在若開發展新聞(Rakhine Development News)及根源調查組織(Root Investigative Agency)服務。

RTS1VVAL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兩名被緬甸政府逮捕的路透社記者Wa Lone(左)和Kyaw Soe Oo(右)。照片攝於2018年七月初,他們正在搭警車離開仰光的法院。

去年年底,聯合國緬甸人權問尼特使李亮喜(Yanghee Lee)曾試著進入緬甸視察其人權狀況,卻遭到政府拒絕。顯然境內藏著不可告人的秘密,目前已浮上檯面的慘案與死亡人數恐怕只是緬甸人權問題的冰山一角。這就是典型的緬甸政府式作風:關起門來殺人。封住可能讓消息外流的嘴,並阻止外界進入發覺真相。

全面監控──歐威爾式政權

美國記者艾瑪・拉金曾多次走訪緬甸,試圖接觸當地人並挖掘緬甸社會表面平靜下的真實模樣。她的著作“Finding George Orwell in Burma”(《在緬甸尋找喬治・歐威爾》)記錄了她所看見的、聽見的與發覺的,緬甸境內大街小巷極權的痕跡。

喬治・歐威爾的小說《一九八四》是最著名的反烏托邦小說之一,而作家本身曾隨英國政府在緬甸服役的背景,也讓人忍不住將他小說裡描寫的威權主義世界,拿來與軍政府統治的緬甸比較,小說彷彿預測了這個極權國家晚近的歷史,而歐威爾本人當然就是偉大的政治預言家了。

8888民主運動」就是緬甸軍政府極權的最佳實例。1988年8月8日,緬甸發生一起全國性的示威遊行,成千上萬的人民走上街頭反抗軍政府統治下的貧困,及要求民主與改變。在此之前,民主運動就已在境內各個地區展開,而官方用來對付平民的戒嚴、鎮壓等手段顯然並未澆熄群眾與學生們的滿腔的怒火。

那一夜,軍隊血洗街頭,超過三千位手無寸鐵的平民喪生於暴力之下。待暴動結束、軍政府重新掌控局面後,又是另一波制裁的開始。軍政府改組[2]並系統性地增加軍隊人數、強制粉刷與清掃工作,以便抹去大量傷亡的痕跡、抗爭運動的幹部遭到逮捕與嚴刑拷打,甚至有部分居民被強迫遷離原先的住處。這起事件後,恐懼在緬甸境內蔓延,直至今日。

美國記者拉金在走訪途中親身體會到了這股肅殺之氣,與人民平靜無波生活下的戰戰兢兢。人們在熱鬧的茶館談笑風生,卻一邊小心注意著自己說話的內容與身邊他桌的客人,深怕禍從口出;拉金無論住到哪間旅社,都會立刻被官員找到並受到「關切」,原因是旅館老闆擔心自己允許外國人投宿而未及時上報會惹禍上身。即便現今全民盟[3]早已接管緬甸政府,軍方的勢力依舊存在,民主在這個國家仍充滿不確定因素。這就是緬甸。

國際社會強烈呼籲緬甸盡快釋放Wa Lone和Kyaw Soe Oo兩位記者。至今兩人已被政府囚禁超過250天,兩人的親友也為他們建立了粉絲專頁聲援。期盼他們早日重獲自由,重返新聞界繼續為弱勢、平等與受難者發聲。

附註
  1. The Burma Official Secrets Act(國家秘密法)。於1923年英國殖民時期頒布的條文。
  2. 緬甸軍政府改名為「國家法律與秩序恢復委員會」(State Law and Order Restoration Council)。
  3. 全國民主聯盟。成立於1988年9月27日,創辦人包括前緬甸陸軍副總參謀長昂季、緬甸國防部部長丁吳和翁山將軍的女兒昂山素姬。
參考資料
  1. Burma: Scores of Rohingya Villages Bulldozed
  2. Massacre in Myanmar/A REUTERS SPECIAL REPORT
  3. Facts on the arrest of Reuters reporters Wa Lone and Kyaw Soe Oo
  4. Myanmar: Reuters Journalists Arrested in Myanmar Under British-Era Law

本文經台灣人權促進會(Taiwan Association for Human Rights)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台灣人權促進會』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