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亞洲演員演出就是「多元」?新加坡人如何看《我的超豪男友》

全亞洲演員演出就是「多元」?新加坡人如何看《我的超豪男友》
Photo Credit: 電影《Crazy Rich Asians》宣傳海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然而這不是真實的我們,這塊大陸無法簡單透過刻板印象來刻劃,超過44億人口的亞洲並不是一塊巨石....而《瘋狂亞洲富豪》中的亞洲演員,也掩蓋了新加坡其實是由馬來人、印度人、歐亞人(Eurasian)等組成的一個文化豐富且獨特的地方。」

改編自關凱文(Kevin Kwan)暢銷小說的荷里活電影《我的超豪男友》(Crazy Rich Asians)最近上映,其以亞洲演員為主的卡司,引起各界關注,然而,卻也有評論質疑本部電影並未真實呈現亞洲或新加波的面貌。

從《喜福會》到《我的超豪男友》

關凱文為出生新加坡的美國作者,他於星國接受教育直到11歲移民美國,其作品背景大多設定在亞洲,而《我的超豪男友》是其成名作,劇情描述新加坡富豪之子尼克,帶著美國華裔女友瑞秋(由吳恬敏飾演)回鄉參加好友婚禮所引發的一連串故事,最近他接受媒體採訪,被問及之後有興趣的主題,關凱文答道

瘋狂的亞洲窮人。或者只是瘋狂的普通亞洲人。我已經寫了三本關於1%群體的書。如今我想有更廣泛的探索,展現世界各地亞洲人的其他面向。至少我想展示出他們能與瘋狂的亞洲富豪一樣酷。

根據紐約時報報導,《我的超豪男友》上週末北美票房已超過2500萬美元,輕鬆拿下票房第一名,更是六年來屬PG-13分級浪漫喜劇的最佳成績。這是25年來首部荷里活以亞洲演員為主的電影,上一部電影為1993年由迪士尼公司製作的《喜福會》(The Joy Luck Club),《我的超豪男友》因而被許多亞裔美國人視為重要分水嶺,甚至被視為如今年2月喚起非裔美國人情感的電影《黑豹》。

(上映於1993年的《喜福會》預告片)

(《我的超豪男友》預告片)

《我的超豪男友》這部主打全由亞洲演員擔綱演出的的電影,不僅搶盡各大媒體版面,目前在電影評比網站爛番茄(Rotten Tomatoes)的成績還高達93%,本片導演朱浩偉(Jon M. Chu)強調本片「不僅是一部電影,而是一場運動」,而本片製作人Brad Simpson也表示:「這再次強調真正多元性的重要。觀眾已厭倦看同樣的故事和相同的人物,我們必須給予他們離開沙發的理由,我們必須給他們不同的東西。」然而,卻也對此片提出不同聲音的評論。

(《我的超豪男友》的演員訪談)

《我的超豪男友》呈現的是真實的亞洲或新加坡嗎?

《我的超豪男友》預告片甫公佈時,釋出的畫面就曾引起「是否為真實的新加坡」的討論,畢竟新加坡是擁有四種官方語言和大量移民之國,是亞洲最多民族的國家之一(華人佔人口的74%,其次為13%的馬來人和9%的印度人),但預告片中唯一出現的非華人面孔卻是替主角開門的兩位泊車小弟,此外似乎也無聽到大家熟悉的「新加坡語」(Singlish)。

Vox的一名作者Kirsten Ha則撰文回應,表示荷里活終於製作一部由亞洲演員演出的電影固然意義重大,但身為一名華裔新加坡人,仍覺得這部電影有許多不足,而讀原著小說時,則感到「雖然是關於我家鄉的故事,卻很難找到認同」。

她表示西方常以較特殊的角度看待亞洲,可能是「崛起的亞洲」、閃閃發光的摩天大樓或《貧民百萬富翁》中貧困但鼓舞人心的情節,「我們是餃子、功夫、咖哩、技術支援,是在《享受吧!一個人的旅行》中說著謎樣話語的大師,或舉辦豪華派對的富豪。」

「然而這不是真實的我們,這塊大陸無法簡單透過刻板印象來刻劃,超過44億人口的亞洲並不是一塊巨石....而《我的超豪男友》中的亞洲演員,也掩蓋了新加坡其實是由馬來人、印度人、歐亞人(Eurasian)等組成的一個文化豐富且獨特的地方。」

誰來關心新加坡的真實狀況?

「新加坡是個位於東南亞的彈丸之國,許多人可能聽說過卻對其所知甚少。作為一名為外國媒體報導新加坡的記者,我不斷地聽到類似的故事:你們禁止口香糖對嗎?、對美國青少年施行鞭刑;還有些人認為我們是在中國,也並不清楚英文是我們的第一語言。」

文中最後她表示:「新加坡以外的人,對(新加坡)抑制公民權和政治權利,或不平等與貧困問題所知甚少,意味著在這些議題上努力的新加坡人其實很難找到支持,而外國政府卻較為樂意優先考慮貿易協議而非人權,強化了新加坡作為金錢匯集樞紐,而非公眾所面臨掙扎的形象。就連《我的超豪男友》也沒有達到這個需求,無論在荷里活電影中看到亞洲人面孔是多麼美好。」

相關報導: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李牧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吳象元』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