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爾諾貝爾進行式:輻射污染的跨國援助與「黑暗觀光」

切爾諾貝爾進行式:輻射污染的跨國援助與「黑暗觀光」
出事的4號反應爐的新(右)舊(左)石棺,新石棺建成後料跨度257米,高120米,長150米,可將舊石棺完全覆蓋,預計使用期限達100年。photo credit: REUTERS/Gleb Garanich/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隨著放射線塵飄至烏克蘭、白俄羅斯、俄羅斯等國家,超過四十萬人被迫遷離家園,將近99%的白俄羅斯領土都遭到汙染,至今仍有六百萬人住在輻射汙染區。這個不分世代受到輻射污染的後續救治、跨國援助、黑暗觀光等現象,我稱之為切爾諾貝爾進行式。 

文:劉彥甫(University of Vienna & Ghent University Global Studies MA/國立中央大學歷史學碩士、專欄作家)

駕著直升機繞行反應爐飛兩小時,我們用紅外線拍攝,照片裡的石墨碎片看起來就像輻射。我們從早飛到晚努力工作,晚上看電視轉播世界盃,聊了很多關於足球的事。三年之後,我們開始思考當初飛行這件事,其中一個傢伙生病了、有人死了、另一個發瘋自殺,但是大概還要等二、三十年後我們才能真正了解。

對我來說,阿富汗—我在那裡待了兩年;切爾諾貝爾—我在那裡待了三個月,都是我這輩子最難忘的經歷。我沒有告訴父母我被派到切爾諾貝爾。我的弟弟在消息上看到我的照片,拿去給媽媽看。她說:「他是英雄」我的母親哭了。

所有備勤的消防隊員守在電視機前,為克羅地亞國家足球隊支持吶喊的當下,聽到警鈴響起即刻動身為國民打火的經典畫面,三十二年前,同樣的場景也曾發生在蘇聯國軍與消防隊的生命中。只是蘇聯國足不但沒有晉級到冠軍賽,等在蘇聯人民面前的「切爾諾貝爾四號核反應爐」爆炸燃燒,看似火勢蔓延周遭多日終告撲滅,但伴隨蘇聯官方持續向國內外隱匿切爾諾貝爾核爆,總計前後投入切爾諾貝爾的六十萬清理人中,有六萬人已死亡、近十七萬人殘廢。

隨著放射線塵飄至烏克蘭、白俄羅斯、俄羅斯等國家,超過四十萬人被迫遷離家園,將近99%的白俄羅斯領土都遭到汙染,至今仍有六百萬人住在輻射汙染區。這個不分世代受到輻射污染的後續救治、跨國援助、黑暗觀光等現象,我稱之為「切爾諾貝爾進行式」(Chernobyling)。

ChernobylMIR
Photo Credit: NASA/Jerry M. Linenger @ public domain
切爾諾貝爾核電廠及周邊地區的空照圖,核電廠旁邊為冷卻池,冷卻池南方為切爾諾貝爾市中心
黑暗觀光

烏克蘭政府目前已開放多家代理商,經營預約制的切爾諾貝爾導覽服務,可選擇當日往返或深度多日等形式,費用自25到650歐元不等,去年的遊客到訪人次已經達到五萬人左右,且逐年成長。汙染區有一家旅店供遊客住宿(Countryside Cottage "Chernobyl Hotel"),一間配有液晶電視、免費WiFi的簡單房型,一晚只要7歐元供不應求。

遊客參與切爾諾貝爾觀光,除可參觀「四號核反應爐」控制室、切爾諾貝爾博物館、普里皮亞季市區(Pripyat)之外,還可與「回歸者」對話。儘管當地導遊宣稱當地的輻射量已經從短期急性,轉變到長期慢性,只要不要進到高劑量的範圍內,不會對身體產生立即性的危害,但汙染區內的輻射含量一直都是超標的。參觀的同時,還有約2,500名員工,執行由22個國家共同出資九億歐元落成的新石棺與其他清理工作,估計阻隔核電廠散發出來的輻射,有效期可達一百年。

A general view shows of the sarcophagus covering the damaged fourth reactor at the Chernobyl nuclear power plant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重災區—白俄羅斯

位於烏克蘭首都基輔的國立放射醫學研究中心(National Research Center For Radiation Medicine),至今每年約有五百名核爆後出生的世代到醫院檢測,結果約有四分之一罹患自體免疫甲狀腺炎(Autoimmune Thyroiditis)與結節性甲狀腺腫(Nodular Goiter),都可能導致甲狀腺癌。

而在切爾諾貝爾核爆事件中,由於輻射塵大多隨風飄至鄰國白俄羅斯國土,至今白俄羅斯仍是受創最深的國家,其緊鄰烏克蘭邊界的白俄羅斯第二大城戈梅利(Gomel),更是首當其衝。據明斯克國家甲狀腺癌症中心在2002年的統計,戈梅利甲狀腺癌的發生機率是核爆前的一萬倍、且棄嬰問題惡化,就算是看似健全的孩童,都會在被遺棄後遭警察移送戈梅利第一棄嬰之家;首都明斯克核爆前甚至沒有棄嬰之家,但因人數過多只得成立。

當時在戈梅利婦產科醫院執勤的醫生甚至不諱言,新生兒只有15~20%是健康的,其餘絕大多數是受輻射影響,在心臟、腎臟、肺臟、腦等器官影響缺陷,以及先天免疫系統缺乏。核爆後白俄羅斯嬰兒的死亡率是歐洲平均的300倍,戈梅利兒童醫院每天都有約7,000名等待心臟手術的兒童,若不接受手術大概五年之內就會死亡。

這樣惡劣的情形在多國馳援之後,獲得了些微緩解。2016年,明斯克兒童癌症醫院只能容納180名患者的空間,硬是擠進了超過200名血癌、甲狀腺癌等罹病兒童,顯見核爆問題的遺緒仍在白俄羅斯社會的每個角落,隱隱作痛。

螢幕快照_2018-08-16_下午6_53_35
白俄羅斯—意大利友誼長存

三十年過去了,不少學童陸續參加了德國、意大利、愛爾蘭、加拿大等國際組織合作贊助的計劃,隨著寄宿外國家庭一至兩個月安心飲食的身心調養,突顯了白俄羅斯同核爆當時的蘇聯當局,仍舊消極面向沉痾。

儘管白俄羅斯傳統的野莓醬與洋菇,銫含量不時超標,但白俄羅斯不僅不禁止國人食用,還不斷企圖外銷。此外,「歐洲最後的獨裁者」已連任五屆的白俄羅斯總統盧卡申科(Alexander Grigoryevich Lukashenko)甚至曾宣稱「他們被資本主義寵壞了。」企圖禁止數十個國外非政府組織協助白俄兒童寄宿國外。

切爾諾貝爾直接導致意大利於1987年公投決定,直接關閉四座核電廠,福島事件後,意大利再一次以公投拒絕興建核電廠,少了核能不但無損意大利仍是「G7」大國的地位,更成為無核家園的標竿,目前四成的能源來自風力、水力、生質能源與太陽能,打破臺灣向來以核能支撐經濟學說的神話,且值得注意的是,意大利不間斷援助白俄羅斯學童寄宿計畫至今,實質搭起了兩國友誼長存的橋樑。(註一)

在諸多國家這些年的努力中,意大利一直是收養寄宿兒童最活躍的國家之一,且意大利接待的兒童中有近四分之三來自白俄羅斯。意大利醫生是第一批協助甲狀腺癌病童進行手術的團隊,為了在未來試圖預防輻射誘發的疾病,意大利向所有生活在受污染地區的兒童發出了長期邀請。白俄羅斯兒童將寄宿在地中海和亞得里亞海、通過呼吸海風、游泳和吃新鮮海鮮,獲得天然的健康食物補充、醫療,偶爾可以完全脫離汙染區一至兩個月。

長期援助不僅改變白俄羅斯兒童和意大利家庭的生活(包含都靈、米蘭、托斯卡尼地區等無子嗣的家庭、或願意提供短暫寄宿家庭),而且整體影響了白俄羅斯和意大利的實質外交聯繫。許多住在汙染區兒童的家庭背景堪憂,但把握了在寄宿家庭的期間學會了游泳、寵物訓練及主修意大利語,義語的口說能力甚至優於英語。

許多兒童長大後就在人道援助、商業、政府和外交等領域工作,並持續寄宿家庭的友誼聯繫,這不只加強了兩國家之間的特殊邦誼,意大利白俄羅斯商會、白俄羅斯意大利企業家協會,以及最近成立的意大利白俄羅斯綠色經濟商業論壇等組織,旨在兩國建立新的商業夥伴關係,並使用替代的非核能源,意大利不只援助,甚至影響了白俄羅斯的內政趨向良善治理。

螢幕快照_2018-08-17_下午6_47_05
Photo Credit: CIA Factbook, Sting (vectorisation), MTruch (English translation), Makeemlighter (English translation) @ CC BY-SA 2.5
切爾諾貝爾事件後的週遭放射線污染劑量分布圖
亞馬遜森林的切爾諾貝爾進行式

新洛哈(Nueva Loja舊稱Lago Agrio)是座位於厄瓜多爾境內的林中小城,這個隱身亞馬遜森林中,人口總數約五萬以原住民、哥倫比亞、厄瓜多爾人混居的城鎮,正與雪佛龍(Chevron)石油公司,進行史上最龐大的環境訴訟。主因是雪佛龍收購的德士古(TEXACO)石油公司遭控,於1964年至1992年在厄瓜多爾營運石油業務時,將數十億加侖的石油廢物違法傾倒入熱帶雨林,造成150億加侖有毒油泥的地表水,這個汙染仍在惡化的事件,南美洲稱之為「亞馬遜的切爾諾貝爾」。

從胃癌、子宮癌病例,以及流產、出生缺陷和兒童白血病的高發率證明,當地居民離石油井越近,罹病發生率就越高。當地癌症發病率至少是厄瓜多爾其他地區的三倍,法院的呈堂證供更將1,400多名癌症死亡人數歸咎於德士古的石油業務。不過由於雪佛龍一再企圖破壞司法程序,並偽造證據建構捏造利己的科學證據、利用公共關係投書投體扭轉輿論、甚至試圖以賄絡誘騙審判法官的惡劣態度,讓「亞馬遜的切爾諾貝爾」儼然已變成一場歷史性的正義之戰。

三萬名厄瓜多爾人開始對雪佛龍提起法律訴訟至今,已超過十六年,超過40個民間社會團體批評雪佛龍濫用訴訟的策略,激起來自九個國家的國際法學者提出了支持在地社區的法律簡報,CELAC(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國家共同體)等多邊組織甚至以外交倡議要求雪佛龍,支付厄瓜多爾人民273億美元的損失,創下歷史上最高的環境賠償訴訟,不然中南美洲地區將針對雪佛龍提高商業與貿易障礙。

面對無盡頭的爭訟,凡是想了解當地爭議的外國媒體或NGO,當地的組織者也會提供黑暗觀光「toxic-tour」,親訪當地距離表土下方不到一百公分,土壤明顯已變為原油的嚴重污染。

每年四月二十六日,我們一群人待過那裡的人都匯聚在一起。我們只記得自己是軍人,而上戰場是軍人的天職。我們忘記不好的部分,只記得這一點,記得他們不能沒有我們,他們不去,我去,那才算是男子漢。像我們這種以軍事體系為主的政府在緊急狀況下很管用。你在那裡終於獲得自由,這點很重要,自由﹗在那種時候,俄羅斯展現它有多偉大,多獨特,我們永遠不是荷蘭或德國,不會有平整的柏油或整齊的草坪,但是我們永遠不缺犧牲奉獻的英雄。

切爾諾貝爾與福島核災的殷鑑不遠,工具理性的闕漏已被一再證明,臺灣所有擁核的支持者,你願意當犧牲奉獻的男子漢嗎?

  • 註一:包含奧地利、意大利、葡萄牙、愛爾蘭等歐洲國家都是無核家園的代表。另外愛爾蘭知名切爾諾貝爾人道救援者adi roche的基金會可依照捐獻金額,執行特定的人道救援計畫,例如:幫醫師買飛機票到白俄羅斯境內進行心臟手術的費用,只要捐助100歐元;長期護士照顧則捐助150歐元。

本文經台灣歐洲聯盟研究協會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環境』文章 更多『台灣歐洲聯盟研究協會』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