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女孩逃到德國,卻再度遇上曾性侵犯、奴役她的IS士兵

伊拉克女孩逃到德國,卻再度遇上曾性侵犯、奴役她的IS士兵
圖為亞茲迪族婦女正在參拜傳統寺廟,並非當事人。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但今年二月,伊許瓦克在附近超市再度遇上當初奴役她的阿布胡曼,阿布胡曼對她說,我知道你是伊許瓦克,隨後對方說出她的地址,和其他在德國的生活細節。

曾被伊斯蘭國綁架,後來逃亡到德國的伊拉克「雅茲迪族」(Yazidis)女孩伊許瓦克(Ashwaq Haji Hamid)表示,她在德國再度遇上了曾經奴役她、性侵她的伊斯蘭國激進份子,對方甚至恐嚇,知道她的住處和生活細節。伊許瓦克為了躲避IS激進份子,放棄在德國的生活,回到伊拉克的難民營。而德國關注雅茲迪族權益的非營利組織表示,伊許瓦克不是唯一在德國碰上IS聖戰士的人。

她逃到德國,卻遇上當初奴役她、性侵她的IS聖戰士

《德國之聲》報導,2014年夏天,IS發動一場閃電戰,進攻伊拉克和敘利亞,原居於伊拉克北部辛賈爾山區(Mount Sinjar)的雅茲迪族也遭受波及,有超過5,000人被殺,多達10,000人被俘虜,這次行動甚至被聯合國描述為「種族滅絕」。

部分被俘虜的雅茲迪女性被當作性奴,激進組織甚至創建了一個「奴隸資料庫」,內容包括女性的照片,並詳記載由誰買下,避免她們逃脫。

《BBC》報導,現年19歲的伊許瓦克就是其中之一,14歲時他被IS激進份子綁架,以100美元被賣給一名叫做阿布胡曼(Abu Humam)的IS聖戰士,被當成性奴強暴並毆打。三個月後,她成功脫逃,2015年,她與母親和兄弟一同到逃亡到德國,定居於德國西南部巴登-符騰堡州(Baden-Württemberg)的施瓦本格明德鎮(Schwaebisch Gmuend)。

但今年2月21日,伊許瓦克在附近超市再度遇上當初奴役她的阿布胡曼,她表示:「回學校的路上,一輛汽車停在我旁邊,他就坐在前座,用德語問我,『妳是伊許瓦克嗎?』我顫抖著回他『不是。』隨後他用阿拉伯語說:『別騙我,我知道你是伊許瓦克,我是阿布胡曼。』」伊許瓦克說,隨後那個人說出她的地址,和其他在德國的生活細節,包括她和母親、兄弟同住的狀況。

根據《德國之聲》,伊許瓦克說這是他第二次遇上阿布胡曼,第一次是在2016年。

德國聯邦政府介入調查,但證人已經逃離

《BBC》報導,今年二月遇到阿布胡曼後,伊許瓦克隨即報警。警方對嫌犯進行電子臉部識別,並告訴她如果再遇上阿布胡曼,立即聯繫警方。伊許瓦克也要求警方回放超市的監視器,但警方並未答應。最後,警方未能抓到阿布胡曼,伊許瓦克說,「我等了整整一個月,但沒有收到消息。」

由於擔心會再次碰到阿布胡曼,加上她的四名姐妹聽說已經獲救,被送到伊拉克北部庫德斯坦地區(Kurdistan)的難民營,伊許瓦克在今年3月與母親、兄弟一同回到了伊拉克。《德國之聲》報導,「要不是遇上他,我會留在德國,完成學業並過上體面的生活。」她說。

巴登 - 符騰堡州警方表示,他們的確獲報,並在3月份展開調查。警方表示他們曾依照伊許瓦克的指稱,進行電子臉部辨識,但警方認為伊許瓦克給的資訊不夠準確,他們也找不到任何人的名字與伊許瓦克指稱的相符。

德國聯邦檢察官在6月份接管這項調查,但那時伊許瓦克已經和她的家人回到伊拉克。巴登 - 符騰堡州警方15日在推文中坦承,因為無法聯繫上證人,調查目前停擺中。聯邦檢察官辦公室則表示,該案的訴訟程序從7月以來就沒有進展。

非營利組織:伊許瓦克不是個案,許多人都曾在德國遇過IS聖戰士

《France 24》引述《法新社》報導,目前伊許瓦克與母親、兄弟和他們位在伊拉克的父親團員,住在庫德斯坦的難民營。伊許瓦克的父親哈吉哈米(Haji Hamid)表示:「她的母親告訴我她碰上那個聖戰士,我要他們回來,因為德國顯然不再是安全之地。」

雖然伊許瓦克逃離了德國,但生活在恐懼之中,因為她說阿布胡曼在巴格達仍有家人。《BBC》報導,加上伊許瓦克仍希望繼續接受教育,他們一家人目前正申請前往澳洲。

總部位於柏林、關注雅茲迪族權益的Hawar.Help創辦人杜森特凱(DüzenTekkal)表示,伊許瓦克並不是唯一的個案,他聽過不少雅茲迪難民在德國遇上IS聖戰士。

《德國之聲》報導,目前人在伊拉克的伊許瓦克表示:「我只希望那個人受到懲罰,除此之外我不奢求德國政府做什麼。德國還有很多女性跟我有類似的經歷,希望政府能確保她們不再受德國IS份子的影響。」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李修慧』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