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或出現第一位「跨性別」州長──從小想當女生差點被「帶去驅魔」

美國或出現第一位「跨性別」州長──從小想當女生差點被「帶去驅魔」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年前,美國跨性別者若要從政,通常必須隱瞞自己的變性經歷,甚至有候選人被「起底」跨性別身分,從此不再連任。

美國將在今年11月舉行期中選舉,而選戰還沒真正開打,已經讓不少美國人為之振奮,因為今年的選舉,出現了美國史上第一個由主流政黨提名的跨性別州長候選人。她叫克莉絲汀.郝爾奎斯特(Christine Hallquist)。

美國佛蒙特州(Vermont)民主黨州長初選結果昨(14)日出爐,跨性別者郝爾奎斯特擊敗了其他三位民主黨候選人,包括了一名14歲的男孩伊森.桑納伯(Ethan Sonneborn),成為美國史上第一位贏得主流政黨提名的跨性別州長候選人。

郝爾奎斯特將代表佛蒙特州投入11月6日的州長選舉,如果順利當選,這將使佛蒙特州成為第一個出現跨性別州長的地方。

《世界日報》報導,郝爾奎斯特在擔任佛蒙特州電力合作社執行長時,公開表達自己的跨性別身分,而她也是第一位在職時就這麼做的企業執行長。

郝爾奎斯特的初步勝利,對全美有意參政的「LGBTQ」族群(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者和酷兒)來說,是莫大的激勵。全美有意參政的LGBTQ族群,一直未能在州長這種高階公職的黨內提名戰勝出。

郝爾奎斯特在今年初宣布參與民主黨州長初選時曾說:「我想成為真正的自己,這條道路一點都不容易,但我一直要誠實地生活下去。」

11歲就知道自己「想當女生」,曾被建議「帶去驅魔」

郝爾奎斯特在初選之前接受《衛報》專訪時感慨的說,「我告訴別人這(投入選舉)不是我做過的最艱難的事情。事實上,我認為過渡之後,一切看起來都很容易。」

現年62歲的郝爾奎斯特從小就發現,自己是一個「被困在男孩身體裡的女孩」。

「當我11歲的時候 — 我永遠記得那天,好像照片一樣 — 我母親將我打扮成小紅帽的那天。」郝爾奎斯特說,「這個裝扮很美麗,我愛死它了。然後我說:『媽咪,我想要當一個女生。』然後她回答我說:『永遠不要這樣告訴任何人。』」

郝爾奎斯特說,她了解她的母親當時這麼做是為了保護她 — 在那個時候的美國,跨性別者仍有可能被送到精神矯正機構去。

但是,儘管她隱瞞了自己的性別認同,郝爾奎斯特仍是一個女性化的孩子,這在她就讀的天主教學校裡,並不是那麼能被接受。郝爾奎斯特說她經常被修女毆打。在她八年級的時候,天主教會的高級神職人員(Monsignor)打電話給她父母,並說「大衛(郝爾奎斯特在變性之前的名字)需要驅魔」。她的父母拒絕了神職人員的建議,並將郝爾奎斯特和她的兄弟姐妹一起帶出學校。

郝爾奎斯特後來去了一所公立學校,然後投身商業,最終成為佛蒙特州電力合作社的執行長。

跨性別權益最受挑戰的一年,她決定參選

郝爾奎斯特公開跨性別身分參選,其實最早在美國,並不是一件人人都能接受的事。

《華盛頓郵報》2017年報導,在20年前,美國跨性別者若要從政,通常必須隱瞞自己的變性經歷。1992年,剛當選美國麻薩諸塞州議員的加里森(Althea Garrison)被記者揭露,她是一名跨性別者(雖然加里森從未公開承認自己的變性身份,但她被廣泛認為是第一位擔任公職的跨性別黑人女性)。

報導指出,被起底之後,加里森沒有再次獲勝公職。專家認為,她的跨性別身份的揭露,可能影響她的政治生涯。當時,跨性別者不太可能從事公共事業。

Althea_Garrison
Photo Credit: Wikimedia

2008年,美國前總統奧巴馬就職期間,跨性別族群在公共領域獲得了更積極的關注,有越來越多的跨性別者開始競選公職。不過在特朗普就職之後,跨性別的權利受到不少挑戰 — 特朗普在2017年二月取消了校園內性別友善浴室的分類,也在同年八月簽署一份備忘錄,明文禁止跨性別者加入美軍。

「2016年11月8日(編按:特朗普當選美國第58屆總統),我意識到世界發生了變化。」郝爾奎斯特說,她不知道該怎麼辦,她與這個國家的很多人一樣,都留下了很多眼淚。2017年1月20日,美國新任總統特朗普宣誓就職翌日,她前往華盛頓特區參加「女性大遊行」(Women's March);三個月後,她又回到當地參加「人民氣候大遊行」(People’s Climate March),並從那裡開始籌措競選辦公室。

根據《路透社》報導,在最被打壓的時候,來自各地的跨性別候選人,在2017年取得突破性進展,當時全國至少有10個小型選舉,從州議員到分區(城市規劃)董事會都有跨性別者贏得勝利,報導指出,這是有史以​​來最多的紀錄。包括了2017年11月,民主黨籍33歲跨性別者羅姆(Danica Roem)擊敗共和黨連任13次的反同老將馬歇爾(Robert Marshall),成為維吉尼亞州政壇上,首位公開身分且當選的跨性別人士。

Danica Roem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紐約時報》報導,去年當選維州眾議員的跨性別者羅姆,今年也提供同樣公開身分參選的郝爾奎斯特拜票策略,包括了試試看有節奏地輕輕敲門;如果沒有人在家,在競選文宣上留下親筆字跡,而這些拉票技巧,也讓郝爾奎斯特締造了自己的歷史。

《美國國家廣播公司》(NBC)報導,郝爾奎斯特預計將在11月大選,對上共和黨對手、現任州長史考特(Phil Scott)。史考特近月支持度略降,但外界仍預料,他會在共和黨初選中穩穩勝出。

郝爾奎斯特的政見包括15美元的基本時薪(美國聯邦政府規定每小時最低工資,從2009年以來就一直停在7.25美元)、全民醫療保險以及免費高等教育。另外她也主張積極開發綠電以及高速網路。

她表示,自己會出來參選,是因為特朗普跨性別政策的不友善。包括禁止跨性別從軍、還有廢止奧巴馬時期的性別友善廁所等:「我們州的人民非常有愛,不喜歡聚焦在分化上。」

不只LGBTQ,更有穆斯林、原住民、拉丁裔女性參選

今年美國期中選舉還有許多看點,除了LGBTQ(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與酷兒)候選人,女性參選人數也都創新高,民主黨內的女性候選人中,也有美籍穆斯林(Rashida Tlaib)、原住民(Deb Haaland)、以及不滿30歲的拉丁裔新秀候選人(Alexandria Ocasio Cortez)。

《中央社》報導,在歷經「我也是」(#MeToo)運動席捲全球以及反對總統特朗普風潮盛行的一年後,今年角逐11月美國期中選舉的女性選將,在眾議院、參議院與州長的初選,都創下了歷史新高。

角逐聯邦眾議院的候選人,目前有183名(刷新先前167人的紀錄);另外今年至少有11名女性角逐州長(刷破1994年的10人紀錄)、角逐參議院的女性候選人也創下新高,共42人角逐,其中24人是民主黨籍,18人是共和黨籍(先前參選人數紀錄是2016年的40人)。

不過《台灣醒報》指出,目前美國國會只有20%是女性,仍低於我國(38%)或全球平均(23%),且曾有他國提名更多女性候選人卻全部落選的記錄,因此美國有女候選人未必代表會有更多女性參政。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Abby Huang』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