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韓「文在寅接班人」性侵犯女秘書一審無罪 法院:「原告事後還去恤髮」

南韓「文在寅接班人」性侵犯女秘書一審無罪 法院:「原告事後還去恤髮」
今年3月,南韓知事安熙正因性侵醜聞而辭職。|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南韓,性侵案件往往偏向對男性有利的結果,女性受害者被批評沒有表現得「正常」、或沒有在揭露性行為時表現出「必要的羞恥」。

曾角逐南韓總統選舉黨內提名、一度被看好有望成為下屆總統的南韓知事安熙正,日前涉多次性侵女秘書被控多項罪名,但南韓法院昨(14)日全都宣告無罪,引發社會討論。

53歲的安熙正本是南韓執政黨(共同民主黨)的政治明星,他在80年代投入學運,隨後進入政界,一度被南韓媒體視為「神級人物」。不過今年三月,安熙正的秘書金志恩在節目中公開指控,安熙正過去八個月內性侵她四次,多半是在兩人出差前往瑞士、俄羅斯及其他地點時被他性侵,檢方隨後介入調查。

《中央社》報導,金志恩當時哽咽地說,辦公室有嚴格的階級制度,她無法反抗上司。而安熙正在醜聞曝光後發表正式道歉聲明並辭職,但堅稱他們發生性行為是「你情我願」。

安熙正涉嫌從去年7月29日到今年2月25日共四次利用職權姦淫金志恩,五次猥褻並對其進行性騷擾,於今年4月11日被檢方不羈押起訴,正式對安熙正起訴。檢方表示,安熙正曾被視為下一屆總統選舉有力候選人、擁有強大的社會和政治影響力,竟利用權勢向處於弱勢地位的隨行女秘書犯下重大犯罪,請求法院嚴懲,以保障韓國社會不再發生類似性侵案。

本案在今年七月底辯論終結,檢方請求法庭判處安熙正四年有期徒刑,並命令他參加性暴力治療課程、公開個人資訊,不過安熙正最後竟全身而退。

沒有具體證據判無罪 法院:女方未多作反抗

《風傳媒》報導,法院表示,本案發生在擁有正常判斷能力的成年男女之間,「不存在可證明強迫性的具體證據」,全案唯一的有力證據就是受害人的陳述。

法院指出,雖然安熙正是知名政界人士,擁有原告的人事任免權,因此確實擁有優勢地位。但就事件整體來看,難以判定金志恩的性自主權受到侵害。

法院認為,金志恩「受害後」對安熙正仍展現尊敬之意,今年二月兩人最後一次發生性關係時,金志恩很清楚(Me Too)運動,卻未多作反抗,因此難以認定安熙正利用其地位優勢。包括安熙正涉嫌五次對原告猥褻的指控,法院都認為證據並不充分,宣告無罪。

《韓國聯合通訊社》報導,首爾西區法院表示,沒有足夠的證據證明安熙正利用其職位與原告發生性關係。法院也沒有接受金志恩的論點 — 也就是安熙正透過肢體壓制,令她無法抗拒。

(受害者)在涉嫌攻擊前後的行為,還有她的私人訊息,都與她聲稱的創傷狀態不一致。」法院指出,「這起案件涉及兩名具有智力和正確判斷力的成年人......除了受害者的證詞之外,似乎沒有其他證據表明被告使用體力使受害者喪失能力。」

《韓國時報》報導,法院指出,「兩人在俄羅斯第一次發生性關係後,金志恩還在當地找了一間安熙正喜歡的韓國餐廳。兩人回到韓國之後,金志恩還去了安熙正常去的美容院做頭髮。」「原告持續表達對安熙正的仰慕,不只是在工作方面,也對遇到與工作無關的熟人,這使得受害者的證詞很難被接受。」

《衛報》報導,安熙正在法庭階梯上說:「我很抱歉,我很慚愧。我讓很多人失望了,我會盡力改過自新。」而抗議者則對著他大喊「還沒有結束!」

檢察官則稱判決結果「不可理解」,並誓言要再上訴。

報導指出,儘管南韓在經濟和技術方面取得了進步,但男性主導的法律體制,仍使得性侵案件的結果,最終導向有利於男性的裁決。

《CNN》報導,南韓社會長久以來較為保守、且男性佔主導地位,在面對不公平待遇甚至性侵犯時,女性應該保持沉默和接受。女性受害者往往被批評,沒有表現得「正常」、或沒有在揭露性行為時表現出「必要的羞恥」。

請支持我,直到最後

報導指出,從去年延燒全球的「#MeToo運動」鼓勵了像金志恩這樣的女性說出自己的經歷。金志恩在三月接受採訪中說,她希望通過分享她的故事,激勵其他人挺身而出。

隨著「#MeToo運動」越燒越旺,南韓政府宣布計劃提高最高刑罰並延長部分性犯罪的訴訟時效。然而,當地的倡議者則表示,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Korea Joongang Daily報導,在判決之後,金志恩發表一份書面聲明,矢言反對「不合理」的判決結果。

「我很驚恐,也很害怕。」她寫道。「每個試圖用謊言和沈默粉碎真相的人,以及被告否認自我反省,我都非常傷心和痛苦。然而,我今天活著的原因是因為我有人站在我旁邊。」

「請支持我,直到最後。」她說。「我求求你。」

新聞來源: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Abby Huang』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