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人遊港:仰不見天,俯不見路,香港究竟以什麼作為信仰?

台人遊港:仰不見天,俯不見路,香港究竟以什麼作為信仰?
Photo Credit: Arnaud Matar CC0 1.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此文是我三天兩夜快閃香港的散記,我不走一般遊記的路線,詳細排序我的路線,我將一切想法架構為幾個大面向,再把所見所感分別填入。

文:吳宗仁(台灣人,就讀政治大學,讀經濟的中文人,讀中文的經濟人,用散文評論時事,用書寫詮釋世界)

此文是我三天兩夜快閃香港的散記,我不走一般遊記的路線,詳細排序我的路線,我將一切想法架構為幾個大面向,再把所見所感分別填入。

第一部份記錄我前往機場,和計程車司機的談話;第二、三部份寫香港的快速、悶熱與擁擠;第四部份寫香港的景;第五部份是我一貫的收尾──額外思考。

1. 行前

早上搭了一個尼泊爾華僑司機的車,說中國的基礎建設輸出,也來到了尼泊爾。他語帶笑意的說,以後尼泊爾就會歸中國人管轄了。事實上也不只尼泊爾,據同事去馬來西亞的考察,也得到了相似的結論。當一個國家的經濟成長若跟不上基礎建設的還款速度,或是主要建設都仰賴某一個國家,就會呈現一種被架空的態勢。

事實上,這和歐美過去進行的殖民,沒有太大的差異。不用一兵一卒的武力,透過貨幣體系的掌握、制度的建立、核心能源的掌握和建設的輸出,進而掌握在國家間博弈與國際政治的領先地位。

中國也走上這條路,所有要追求成長的大國都必須走上的路。歷史不斷重演,而且從無正義。

一如今天我們生活在歐美主導的體系,崇尚歐美文化;未來的第三世界,大抵也會像我們尊崇歐美一樣,尊崇中國的文化與制度,這或多或少都可以說成是從經濟殖民,變成文化殖民的過程。事實上,中國確實正致力於研究開發中國家的成長理論,並透過各種力量,在第三世界國家建立起自己的體制與論述,其目標非同小可。

話說到此,其實中國的基建輸出,對尼泊爾的物質生活達成極大的改善。以前至少半天都斷電斷水的,現在供應全部穩定。

然而這實際上對他們起到什麼影響嗎?尼泊爾人十分樂天知足,沒錢就沒錢,沒電就沒電,也不爭執。司機笑著說:「是信仰的關係讓他們如此。不過還是很落後啦!」

怎麼說呢?一來一往間,我也不知道怎麼評價資本與政治力量的貢獻。只能說,歷史從無正義,現實亦然。

1_ZNpOabki4_Hd8MVLPvgDtA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2. 香港歡迎我?

港鐵外風景一如長幅卷軸,從海港到城郊,從城郊到市區,一幕幕畫面更替,把旅人們捆捆捲入香港的懷抱。清晨五時起床至此,已經接近正午時分。一路抵達銅鑼灣的居住地,早已日正當中。

正午的香港悶熱異常,空氣在擁擠的人群和建物間滯留後,被毒艷的太陽反覆加熱,升溫成一種可以扼殺心靈的凶狠氣流,任何寧靜深遠的事物,到這裡都會變得躁動不安。台北的悶熱因為地形封閉,而靜態停滯;香港的熱是動態流動的,流竄在鼓躁的都市氛圍之中。

沒有人在靜觀萬物,每個人都以最快的速度,走往自己的最終里程;這裡也沒有對一切抽絲剝繭的探求,因為沒有人在細小紋理間著迷停留。這裡的人都好快,以致於我看不出誰是遊客,誰是當地居民,誰又只是來辦公出差的。

電扶梯也快得不尋常,每每踏上,都有那麼一瞬間好像是硬被拖行上的。想要平穩順利的站上,步伐一定要俐落快速──顯然我根本沒跟上香港的節奏。

這裡確實容不下任何的緩慢,每低下頭看地圖,都需要誠惶誠恐地注意是否擋到他人的來路,因為行道狹小,而且行人如一票飛車湧入,擁擠和衝撞是每天必經的試煉。我沒看過老人在街上行走,至少在中上環、九龍和銅鑼灣是的。

我心想,這些老人是不是因為自己年邁徐緩,而被排擠在社會之外了?還是說,他們已經找到另外一塊能接受緩慢步調的淨土了?

3. 像歐洲人那樣頭暈目眩

中環的蘭桂坊,人潮有增無減,而且外籍面孔越來越多,在上坡的小徑擠滿了萬邦來儀的人群。自動手扶系統上,人潮更是多到難以言喻,一時間腦袋沒有字彙能夠形容心中感受。在這裡,稍快或稍慢一些都會產生劇烈碰撞,這在炎熱的天裡是一種望不見盡頭的試煉。讓人迷失的不是複雜的小路,而是迷失了踏上此行的終極意義。

我在台北的公共綠地可能會更加愜意,我在辦公室可能會更為舒適,我在書裡還更能把一切都理的清晰。好幾度我都在想,我到底來香港幹嘛?

沒有旅行的愜意,沒有細探當地文化的心思,我反倒思索起西方人在12世紀初到中國,對中國的密集的人口感到頭昏眼花。這種令人窒息的感覺,我想我逐漸能夠明白。傳統農業社會,人口密度受土地、水源和其他自然資源限制。像香港這樣的漁港,能有今天的發展,養活這麼多的人口,又吸引那麼多人來朝,想來也是文明一種巨大進步。

這種進步,建立在毫不浪費上。在香港,抬頭是望不見天的,不管是商用樓或是住宅,都是又高又聳地插入天際;在香港,低頭是看不見路的,因為每一寸土地都被精心運用,每一哩路,都被行人紮實的踩著,被規劃成運輸工具的專屬路線;在香港,沒有任何時間被濫用,因為這裡的舉手投足,都容不下太多等待。

像這種仰不見天,俯不見路的環境,究竟以什麼作為信仰?

我不需要答案,光是想著這些問題,就已經能幫我分散注意力,忘卻炎熱擁擠的體驗。

4. 效率

香港讓我印象最深的,是毫不浪費的空間運用。電車道與汽車道同路交雜,地面沒得用的往天上蓋,偌大的地鐵站和地下街堪稱別有天地,涼爽寬敞的環境,就像把另一座城市又收羅到地底一樣。

我想起有人戲謔地說,台灣應該是資源運用很有效率的地方,像大學經費比人家少還能擠進世界排名之林。但我覺得論效率,香港在各方面才是頂尖的。仔細觀望這座城市,它每一寸空間都沒有閒置,把大都市應有的繁華與浮誇、炫耀與墮落都聚焦在一個小點之中,多麼的豐富,也多麼的貪厭。

你必須發揮想像力,才能理解香港的景象。市區裡有著蜿蜒的觀光道,舉頭是電扶梯天橋,斑駁的建築旁有新生的高樓,平凡的港邊有繁華的市區,熱鬧景區搭配著頹唐紊亂的巷弄,綠山環繞的海景第一排座落著巨大的校園,本該在平地的停車場竟蓋在露天頂樓,英式的建築卻落款中國古人的明訓。

這就是香港,所有的地理、歷史和文化都揉雜成一塊,自成風尚。

如果有興趣,也可以到香港找看看我上面的敘述,到底對應到哪些地方?

1_0H89oHi5cW-mQZ-IcruUqw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驚!拆房子的挖土機在房子頂樓進行作業
5. 一場旅程的探問

說個題外話吧。在台北的日子,身邊同儕總是在想,到底要怎麼樣才能更有效率,要怎樣才能準確高效提升思維。這種對於成長的熱烈渴望,實在是現代都會的病。有時候不免批判,追求這些事物,也許只是想掩飾自己的不安,或者只是追求達成目標的快感,一點都沒有實際意義。

在香港的短暫時光,都市景觀給我很大的啟發。當一切都被填充得天衣無縫,我們會更滿意,生活更有品質嗎?事實上我們完全得到相反的答案。越忙碌越是迷失,做越多事越是越空虛,被瑣事填滿的生活,無暇思考長遠之路。

不管是變得效率,或是強迫填充生活,都會讓你變得充實,但是為了什麼目標來做這些事情,才是我們要關心和探問的。

如果人的存在為的是某種意義,那對於個人來說,「為何做」很重要;如果城市跟人一樣,我們也要詢問,這樣的發展最後許諾給人民的又是什麼?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請看作者Medium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王陽翎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