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襲還是合理使用?簡評「Oracle v. Google」一案

抄襲還是合理使用?簡評「Oracle v. Google」一案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Oracle未來想透過Java APIs的授權來賺取利潤,而如今Android的出現讓該利潤減少了,此為Oracle在潛在授權市場的損失。法院認為Google無償使用Java APIs並非合理使用,而只是單純的抄襲。

文:盧憶(聖路易華盛頓大學法學博士候選人)

美國著作權法中的合理使用一直是美國聯邦法院的難題,尤其涉及雙方當事人龐大的商業利益與事業營運,更是美國科技媒體關注的焦點。今(2018)年3月27日美國聯邦巡迴上訴法院針對Oracle與Google第二次上訴——Google無償使用Java APIs是否構成合理使用——做出裁決。巡迴上訴法院認定Google的使用並無構成合理使用,因此判定以Java APIs為基礎所建構的Android原始碼侵害了Oracle的著作權。

自Google從2007年起成功開發Android平台至現在,已成為市佔率最高的手機作業系統。若本案Google並未成功繼續上訴至聯邦最高法院,Google必須以過去10年利用Android平台所賺取的利潤作為賠償費用給Oracle。面對涉及如此龐大利益的著作權案件,究竟巡迴上訴法院裁決的邏輯是什麼?聯邦地方法院的說理是否真的有瑕疵?本文針對Oracle與Google之間這五年在美國法院彼此鬥智過程來作介紹,並在最後簡單評論本案。

戰爭開始:JAVA API到底能否受著作權法保護?

Oracle與Google的戰爭始於聯邦巡迴上訴法院於2014年的判決結果(以下簡稱「第一次上訴」)。當時Oracle控告Google在開發Android平台的過程中,涉及抄襲Java APIs中「方法」(Methods)的「名字」(Names),以及這些方法所組成的套件方式(the way that the methods were organized into packages)。

在本案中,Google認為這些「名字」與「方法組成的套件方式」不受著作權法保護,原因在於這些「名字」與「套件方式」在Java APIs的表達方式僅有一種,因此根據結合原則(merger doctrine)這些表達不受著作權法保護。然而巡迴上訴法院法官卻認為,Java APIs中的「名字」、「套件方式」以及甚至「構成的方法與結構」全部都有著作權法的保護,主要的理由在於反駁結合原則的適用,並主張這些「名字」或「套件方式」均有多於一種的表達方式。

法院在本案給予Java APIs廣大的保護範圍後也迫使Google不得不上訴至聯邦最高法院,但最後無疾而終。有趣的是,在本案的最後法院也指引了Google後續可行的訴訟方案:雖然這些Java APIs的「名字」與「套件方式」受著作權法保護,但是Google可以在後續的訴訟中主張合理使用,法官這個提案也讓Oracle 與Google間的戰爭繼續延燒。

重回聯邦地院:Google使用JAVA API為合理使用嗎?

在美國聯邦最高法院退回Google的上訴後,Google重新在聯邦地院以合理使用作為抗辯。最後聯邦地院於2016年判決認為Google無償使用Java APIs的方式是合理使用。關鍵在於聯邦地院認為Google使用Java APIs的目的與本質雖然是商業性考量,但是Google在開發Android平台時有自己「挑選(select)」Java APIs的過程,並加上自己所開發的執行碼(Implementing code)。這個「挑選」與「開發執行碼」等行為讓聯邦地院認為Google使用Java APIs的結果是改變巨大的(transformative)。

此外,在「挑選」過程中所發生的重製行為,也是為了配合產生「巨大改變」的目的而做的必要行為。最後,聯邦地院認為Java APIs所處的市場為開發原始碼市場,與Google所開發的Android作業系統主要營運在手機與電腦市場間,兩者並不會相互影響。因此聯邦地院認為Google使用Java APIs的行為是合理使用。

876nvmwyl4rvaydpluknjatfu7250k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再度回到聯邦巡迴上訴法院:不是合理使用!

同樣的事實,回到聯邦巡迴上訴法院手裡又產生了不同的分析結果:上訴法院判定Google無償使用Java API的行為並非合理使用(以下簡稱「第二次上訴」)。分析的關鍵仍在於Google無償使用Java APIs的目的與本質。詳言之,上訴法院認為Google的使用毫無疑問是商業化考量,不會因為Android平台上的開源碼是免費提供給開發者而有所改變其目的。

其次上訴法院認為Google利用Java APIs的結果並非「改變巨大(transformative)」的,原因主要有三:一、Google開發Android的目的實際上與Java API存在的目的是一致的。兩者都是為了能夠造福全世界的軟體開發商。二、Google開發了自己的執行碼與本案是否合理使用無關。因為Google在開發Android的過程僅只是重寫(rewrote)Java APIs裡部分的原始碼,Google自己本身並未開發出屬於自己的原始碼。三、Java APIs早已授權給其他智慧型手機廠商作為原始碼作開發,例如Nokia。因此,Google主張將Java APIs運用至智慧型手機為「改變巨大」的論點其實並不合理。

其次關於Google抄襲Java APIs的質與量的爭議。上訴法院認為Google在訴訟中已承認了這些APIs對軟體開發者非常重要,並且也承認自己在開發Android平台時最好的策略就是利用已經存在的開發者社群平台。從這些承認的話語中可知,Google所抄襲的Java APIs對它來說是非常重要。

最後關於市場利益損害。上訴法院認為當Android平台上市後,由於其存在目的與Java APIs相同,因此在市場上會產生替代的效果。舉例而言,Amazon在開發Kindle的過程中,原定是要用Java APIs作為軟體開發基礎,後來因Android的出現因而轉至Android平台作開發。此類型的轉換為Oracle公司的直接市場的損失。

更甚者,上訴法院認為Android的出現也影響了Oracle的潛在授權市場。其證據體現在Oracle長期與Google談判授權Java APIs一事。雖然最後談判失敗,但該事證明了Oracle未來想透過Java APIs的授權來賺取利潤,而如今Android的出現讓該利潤減少了,此為Oracle在潛在授權市場的損失。綜合上述考量上訴法院認為Google無償使用Java APIs並非合理使用,而只是單純的抄襲。

簡評本案——回到問題的根源

從結果來看,比照第一次上訴與第二次上訴時都對Google做出不利的判決。然而在討論合理使用前,我們都必須回到根本的問題:難道幾乎所有的Java APIs都受到著作權法的保護嗎?第一次上訴時法院並未針對Java APIs中的原始碼的具體內容去作區分,而是將幾乎所有的原始碼均納入保護的範圍之中,而這樣的分析結果事實上並無法有效幫助開發者來作軟體開發,因為隨時都有可能誤觸雷區而必須主張合理使用。

第二次上訴時,法院針對合理使用的分析又未將過去判例法所考量過的「系統相容必要性(Interoperability)」納入分析的範疇之中,如此一來後續開發者要主張合理使用的難度就更大了。也許Google當初開發Android時確實想利用Java APIs來創造自己的開源碼,然而在無法區分何者才是著作權法保護的內容前提下,Google為了商業利益的考量也只能鋌而走險了。

本文經黑潮之聲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商業』文章 更多『黑潮之聲』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