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在新彊的文字獄 打擊「不按照規定寫作」的維吾爾人

中共在新彊的文字獄 打擊「不按照規定寫作」的維吾爾人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沒有新聞自由的這個共產黨專政國家,黨控制著媒體,老百姓無權瞭解任何事情的真相,在他們的生活裡只能有共產黨的單方面媒體宣傳。

文:霍爾・唐日塔格

眾所周知,在中共統治下,文學藝術領域的宗旨是要為政治服務,任何出版物都要符合黨的文藝出版路線、方針、政策,要以黨和政府的宣傳工作為目的。

在少數民族文化、藝術、語言、文學、歷史、宗教等方面的學術研究,政府可謂是費盡了腦汁,中共在新疆的最終目的是要徹底消滅維吾爾族文化,達到同化目的。為此,它一方面加緊漢族移民遷移,一方面又加強對維吾爾族的計畫生育管理,控制少數民族的人口增長,同時又禁止大學裡的維吾爾語授課,加強漢化教學。這還不夠,中共又千方百計地阻止和限制維吾爾人從事對本民族語言、文化、歷史、宗教等領域的學術研究和出版。

「自治區」宣傳部、安全廳等單位設有專門小組對所有學術研究和出版領域進行監督,所有出版物的出版、發行要經過他們過目和嚴格審批,發現內容「有問題」就禁止出版,還要嚴懲作者。只有那些符合中共文件規定的,以「新疆自古以來就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為主體的歷史著作,證明「維吾爾文化是在漢族文化的深刻影響下形成的,是中華民族的文化寶庫的一部分」等內容的文化著作,宣傳「民族團結,祖國統一」的文藝著作,以及提倡「伊斯蘭教徒要服從中共領導」為內容的「愛國宗教人士」的宗教作品才得以出版發行。

被禁的維吾爾族史和文學雜誌

在80年代末期中共在新疆的統治相對鬆弛的時候,有一批介紹維吾爾歷史、文學、語言、宗教、文化藝術的著作得到了出版發行。但是,1990年以來,王樂泉為首的中共新疆政府在出版領域裡展開了一場大清洗活動。1990年,著名學者吐爾貢・阿勒瑪斯的三本著作《維吾爾人》、《匈奴簡史》、《維吾爾古代文學》遭到封殺,全疆展開「批判三本書」的政治運動。吐爾貢・阿勒瑪斯遭撤職查辦後被軟禁在家,與此有牽連的出版社主編和幾個負責人全部被開除。

其實,這三本書就是介紹維吾爾族的歷史、文學的學術著作,沒有任何政治內容,使中共惱火的是作者寫的全是歷史事實,而沒有按照「有關規定」去寫。

在新疆歷史博物館從事考古工作的庫爾班・外力教授根據自己多年在新疆的考古發現,在新疆歷史問題上提出了與中共官方觀點不一致的看法,結果被撤職查辦,他的所有作品被查封。1991年,他被迫流亡美國。

接著,《天山》、《世界文學》、《遺產》等大批文學雜誌被停刊整頓,撤換了這些雜誌和出版社的編輯和負責人。同時,對新疆的音像出版業也進行了大清洗,燒毀了大批「有問題」的書籍、雜誌以及以歌曲和影片為主的影像製品。所謂「有問題」是指這些出版物裡有宣傳維吾爾族文化、歷史和宗教信仰,號召人們熱愛本民族、保護和發揚民族傳統等內容。

正如在內地發生的悲劇,中共在文化大革命等一系列的政治運動中,幾乎燒毀了包括很多珍貴原稿在內的有關維吾爾族歷史、語言文學、宗教、哲學、藝術等領域裡的所有書籍,摧毀了維吾爾族的無數文化遺產。這些珍貴寶藏已無法救回。然而,令人痛心的是共產黨在這幾年,還在焚燒維吾爾人的各種書籍!

RTR3QHIF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據《喀什日報》於2002年3月28日報導,中共於3月14日至3月28日僅在喀什市就燒毀了42,320本維吾爾文書籍,被蒐集並燒毀的書籍包括了文學、藝術、宗教和歷史等方面。

1988年在喀什噶爾(喀什市)出版的《古代維吾爾手工藝》一書,詳細描述已有幾百年歷史的維吾爾造紙、蠟燭製作、木工、地毯編織和絲織技術,只是由於在卷首的題詞中摘錄《古蘭經》的幾段文字就被封殺和燒毀。全新疆在此次行動中被燒毀的維吾爾書籍超過一百萬冊,新聞出版單位近上百名維吾爾族幹部、職工以各種藉口被解職或停職。

2004年5月14日,政府又頒布焚書行動令,在全疆範圍內展開了焚書運動,焚燒了80年代合法出版的,以及家庭收藏的三百三十多種書籍。

對中共來說,凡是宣傳維吾爾族的歷史、文學、文化、宗教的作品都算「有問題」,因為維吾爾人如果瞭解自己過去的悠久歷史和燦爛的文化就會感到自豪,會產生民族主義情緒和追求獨立的願望。這對中共的統治和漢化計畫會帶來不利影響。當局認為消滅民族文化遺產,便是中共杜絕這種影響的最佳方式。

新彊的文字獄

中國古代的文字獄在新疆仍然有效,維吾爾族作家、詩人、藝術家、學者在自己的著作裡不能有絲毫的民族情緒,不能宣傳本民族文化傳統,不能介紹歷史、宗教知識,不能表露對自由、民主的渴望,不能反映「不利於民族團結,不利於祖國統一,不利於共產黨統治」的任何社會實際問題或對此發表看法。他們只能在中共規定的框架內,按照中共的要求,在中共的「文藝路線的指導下」從事創作和研究。作為報酬,他們可以得到政府的工資和職稱。如果他們中有人違反規定,就會受到打擊,輕者撤職、開除、停薪,重者鋃鐺入獄。因此,大多數維吾爾文人學者選擇了沉默,一部分大膽者不願屈服於這種壓力而敢說真話,結果都遭到不同程度的懲罰。

911事件後,中共藉反恐鎮壓維吾爾族的反抗活動的同時,又提出「在意識形態領域裡打擊民族分裂主義」的口號,要求各級機關嚴厲打擊在文學、藝術、學術、出版、教育等領域裡的「違法活動」。也就是說,要打擊那些用筆桿子「違法」的和在思想上、言論上「違法」的維吾爾人。這個「違法」的最準確解釋就是:表達對中共政策的不滿;提出不同於中共官方的看法和主張;宣傳民族傳統文化;不按照「有關規定」去寫作;脫離黨的思想路線和文藝路線方針。

維吾爾青年作家努爾穆罕默德・亞森曾在《喀什文學》雜誌2004年第五期發表了散文式寓言〈野鴿子〉,作品通過描述一隻鴿子的遭遇,表達了對自由的嚮往。正是因為這篇作品,31歲的亞森被指控從事分離宣傳,並於2005年1月被捕後判刑十年。目前這部作品在海外已經被翻譯成中、英、法等文字。由於發表這篇散文,《喀什文學》總編輯庫萊西・侯賽因也被警方逮捕,他被指控「發表帶有分離主義思想的文章」、「給分離主義提供宣傳空間」,並判處三年有期徒刑。

新疆大學的教授、中共全國政協委員的土爾孫・庫爾班,也因為說話不注意分寸而受到懲罰。他的罪過是:中共民族事務委員會安排新疆各鄉鎮撰寫地方誌,最後書稿集中到這位教授手裡審校。他根據這些資料研究統計出,維吾爾人僅在新疆鄉村(不包括城市)就有1,350萬。這和當局公布的全疆維族人只有720萬的數字有很大出入。他激動地給自治區政府主席打電話,提出他的新發現。幾天後土爾孫就被貶到校圖書館工作,因為他「發現」的維族人口高於當局公布的數字,揭穿了官方隱瞞的事實真相,被認為不利於新疆的穩定。

在中國內地,以反抗清朝政府為題材的書本和影片司空見慣,而在新疆,任何以反清為題材的出版物也是被禁止的,理由是:反清就是反抗中央政府,破壞祖國統一。

2003年的一場文藝晚會上,一位名叫圖爾遜的維吾爾族詩人在台上朗誦了一首他自己寫的詩,由於這首詩裡隱藏了很深的含義和隱喻,很容易被理解為是針對中共政權的不滿情緒。結果,中共新疆政府逮捕了這位詩人,撤銷了文化廳廳長、歌舞團團長等人的職務,查辦了晚會組織單位和其他有牽扯的人員。甚至,現場錄影也被安全部門拿去進行核查,當時聽完詩歌朗誦後鼓掌的觀眾也被一一查辦。

此事件發生後,政府下達文件,要求在「文學藝術領域裡打擊民族分離主義」,又一次展開了對文學、藝術作品的整肅活動。

中共政府由於擔心國際輿論對東突厥斯坦維吾爾人的關注,千方百計限制維吾爾族民間團體與國外的文化交流,不允許維吾爾族藝術團出國參加演出,不允許維吾爾學者參加國外的學術研討會。很多國際民間藝術節和學術研討會的舉辦者,給新疆有關單位和維吾爾族的個人寄去的邀請函,都會被中共當局扔到垃圾箱裡。

政府嚴格控制的宣傳工具

中國政府一再宣稱新疆少數民族有本民族語言的電視台、廣播、報紙、雜誌等。沒錯,確實有很多,全部由中共官方創建的這些宣傳工具使用的語言是維吾爾文,可是,內容是什麼呢?全是些共產黨的宣傳、空洞無聊的廢話!作為共產黨的喉舌,這些東西能沒有嗎?共產黨對少數民族就是通過這些媒體進行異端邪說的灌輸,通過它們來控制社會的輿論,在沒有新聞自由的這個共產黨專政國家,黨控制著媒體,老百姓無權瞭解任何事情的真相,在他們的生活裡只能有共產黨的單方面媒體宣傳。共產黨就是通過這些維吾爾語的宣傳工具,控制著維吾爾人民的頭腦和思維,而不是給維吾爾族自由使用本民族語言的權利。

新疆的所有電視台、廣播和報刊雜誌全部屬於政府所有,內容都必須經由地方政府宣傳部的嚴格審核。政府對廣播電視節目製作和新聞報導制定了一系列限制性和指令性規定,比如報喜不報憂,不能反映農村貧困生活、失業問題、民族矛盾等社會黑暗面。新聞單位的工作中稍微出現一些「疏忽」,那麼領導們就面臨被撤職的危險。新聞單位上上下下為了避免「犯錯誤」,在對節目製作過程中必須十分謹慎,遠離那些敏感的問題。

因此,老百姓在媒體裡天天看到的是政治口號、空話、假話和無聊的政治性娛樂節目。甚至,政府還規定,維吾爾族演員在台上不能唱憂傷的歌曲。在逢年過節時的歌舞晚會裡,所有的娛樂節目都要被一一審查,上級領導命令組織單位專門製作一些歌頌黨和政府的、提倡民族團結的文藝節目,把它們搬上舞台和電視螢幕。

新疆歌舞藝術團有明確的政治任務,在團黨委的領導下,他們所創作的文藝節目都必須符合官方的文藝路線,即為中共的統治利益服務,也就是說專門製作和推出那些歌頌黨和政府的「政治節目」,並在電視螢幕上無休止地播放,在新疆和中國各地巡迴演出,譬如歌頌共產黨的大型歌舞劇《我們新疆好地方》、《冰山上的來客》等等。同時,維吾爾族的傳統音樂舞蹈劇《十二木卡姆》的出國演出,卻遭到百般阻撓。

中共新疆當局還千方百計地篡改維吾爾人沿用上千年的人名、地名,把東突厥斯坦的很多城市、河流、山脈等地理名稱改成了漢語。把各城市原有的街道名稱改為「解放路」、「延安路」、「幸福路」、「團結路」等。中共在消滅地方伊斯蘭文化,摧毀清真寺和伊斯蘭建築的同時,還不斷向新疆輸入漢族文化。90年代,政府部門在吐魯番火焰山建起了巨大的豬八戒、孫悟空、唐僧的雕像,宣稱這些人在唐朝時期來過此地。在天山旅遊聖地的天池蓋起了一座龐大的漢人寺廟,聲稱說:「3,000年前,漢族人的王母娘娘曾經在天池洗過腳,中國人的穆天子曾經在此與她約會,所以要祭奠她。」

相關書摘 ► 中國不可分割的領土?自古以來,東突厥斯坦就是獨立的國家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東突厥斯坦:維吾爾人的真實世界》,前衛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霍爾・唐日塔格

華文世界第一部從維吾爾民族的角度出發,
完整闡述東突厥斯坦(新疆)真實歷史、政治、文化與獨立建國運動的重要著作。

本書為華文世界第一部擺脫大中華一統思想,以維吾爾人的角度真實闡述東突厥斯坦歷史、文化與政治的重要著作,藉由作者對東突厥斯坦各項歷史資料與當代問題的細膩爬梳與論述,使全球華文讀者能夠重新認識東突厥斯坦所遭逢的生存處境與問題淵源,並以更具同理的智慧,思考東突厥斯坦人民的困頓與掙扎,以及他們鍥而不捨追求建立自己的國家的想望。

東突厥斯坦
Photo Credit:前衛出版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人文』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