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華德國留學生交功課「踩紅線」 中國取消簽證限十日內離境

清華德國留學生交功課「踩紅線」 中國取消簽證限十日內離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無國界記者組織指出,中國是世界上被關押記者和網路作家最多的國家。

德國一名拿獎學金到北京清華大學讀新聞系的大學生,近日突然被當局註銷其簽證,該大學生解釋,這與他早前提交的一份功課有關。中國官媒《環球時報》也就此作出了回應。

今年24歲的David Missal去年開始到清華就讀為期兩年的碩士課程,原本還剩一年時間,但他早前打算去續期時,被當局拒絕,指他所從事的活動不屬於他學生簽證的範疇。當他詢問自己所犯何事,對方回說他「心裡有數」。

從Missal上傳的相片可見,他去年獲批一年的簽證,原本到9月6日才到期,但8月3日已被當局註銷,限他8月12日或之前離境,而他也不可以申請新的簽證。

Missal解釋,相信與他為碩士班學業拍攝的迷你紀錄片有關,該片涉及「七○九大抓捕」事件與人權問題。報導指,雖然教授容許他做這個題目,但校方卻因此受到當局人員「關切」。雖曾兩度被警告不要做政治敏感的題目,但Missal則表示「想認識中國社會及政治」而繼續探訪。

Missal拍攝並訪談了多名律師或家屬,其中包括被捕律師王全幛的妻子李文足。李文足今年四月在發起徒步百里「尋夫之旅」的期間,Missal曾跟踪拍攝,並遭到警方拘押和訊問。

另外,Missal與維權律師藺其磊5月曾前往武漢探視政治犯、知名民權人士秦永敏,以手機拍攝影片時,遭警方粗暴對待。警方要求他離開武漢並刪除影片,但他拒絕就範,警方甚至將他拘捕,責令他返回北京。

在武漢事件後,Missal的指導教授遭校方高層「關切」,校方聲稱對他簽證遭拒無可奈何。

Missal表示,他的作業從未在個人部落格和YouTube之外的地方發表。他認為,閱覽人數少於100人。針對自身情況,他說:「從某方面來說,過去兩個月,我的確更瞭解中國社會和政治。」

Missal已經在8月12日週日上午登上飛機離開中國。他在Twitter上說:「我的中國故事很快將結束,一個小時內將離開中國。很傷心被逼離開,但我仍喜歡中國,因為這裡的人。」他批評中國政府因此再次向國際社會展示違反人權的負面形象,並考慮未來前往台灣或香港求學。

Missal來自德國的奧斯納布魯克(Osnabrück),到清華研究所前,他曾修讀中國研究,又曾在南京與北京居住。他表示,曾期望大學校園內會有更多的自由。另外,Missal是德意志學術交流中心獎學金項目留學生。德意志學術交流中心對事態發展表示遺憾,但認為這只是個別情況。

《環球時報》周一(13日)下午在網站刊出文章《德國留學生被限期離華,一點不冤枉》,指外國大學生在中國留學,當兩地社會價值發生衝突時,應當由中方的法規說了算;又指「他們(外國)一時理解不了,就讓他們慢慢去領悟吧。只要中國足夠強大,這個過程會逐漸推進的。」文章又批評Missal在中國「只學了點皮毛」,認為他的行動顯示出「他既沒有理解中國的政治、法律邏輯,也沒有學得哪怕一部分中國人的內斂和謙遜。」文章不滿中國留學生在德國對藏獨、疆獨的議題「開展鬥爭」時,會被定性為從事政治活動,而在德國深入查一些敏感資料「也可能被盯上」,但「西方人無論鼓搗(中國)什麼事,都是正義的」。

而與Missal一同前往武漢的維權律師藺其磊則表示,Missal僅僅是關注了一下709家屬和人權律師,但中共竟然完全不顧外交禮儀,就粗暴的把人家學業終止了,「還說什麼一個是大國形象,完全是很猥瑣的。」

而對於中國政府居然把一名留學生逼走,Missal剛認為當局做法愚蠢:「本來才一百個人看到影片。但現在他們取消我的簽證,很多媒體就關注了,影片就很多人看到,所以我覺得這個做法對中國政府來說也是很蠢的,我覺得不太到位。」

從2015年7月9日開始,中國司法當局對維權律師、律師事務所工作人員以及其他活躍人士展開了大規模的打壓行動,迄今為止共有三百多人被捕,這是對人權律師和活動人士最大的一場打壓,所謂「709大抓捕」。事件中大多數人獲判緩刑,但若干人士因顛覆國家政權而被判處長刑期,有人仍在等待判刑。

無國界記者組織指出,中國是世界上被關押記者和網路作家最多的國家。每天官方媒體都會接到宣傳部門的通知,要求他們迴避哪些敏感話題,或只能引用官方新華社的通稿。

相關文章: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Alvin』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