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里拉崩盤,到底是一場金融危機還是外交危機?

土耳其里拉崩盤,到底是一場金融危機還是外交危機?
photo credit: REUTERS/Osman Orsal/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土耳其里拉危機會蔓延?不如先搞清這是金融還是外交危機。

土耳其里拉告急,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怒斥匯率危機是外國勢力一手造成的言論,顯然無助於穩定金融市場,里拉匯價繼上周五(10日)一度大瀉18%後,周一(13日)亞洲時段再跌11%,兌美元見7.24,創新低,拖累亞洲市場貨幣下瀉。財政部長阿爾巴伊拉克(Berat Albayrak)隨即表示,已準備好救亡計劃,又強調當局絕不會強迫外幣戶口轉換為里拉。

里拉告急不是今天的事,今年以來,里拉匯價下跌超過45%,只是上周以來的連日急瀉,令金融市場擔心會觸發連鎖效應,金融危機陰霾似乎愈來愈濃。作為土耳其企業的大債主,多家歐洲銀行的股價於上周五急挫,中國、巴西、墨西哥的貨幣匯價偏軟,就連與土耳其爆發口水戰的美國,主要股市指數都一度跌超過百分之1,其後稍為收復失地。

阿爾巴伊拉克表示,由周一起,當局會有一系列措施穩定市場情緒,救亡行動將針對銀行及實體經濟,如中小企業。又重申當局不會實施資本管制。

沒有人知道,2008年金融海嘯的十周年,是不是由土耳其來引發歷史重演,但單從里拉大貶值,外債龐大,企業破產危機迫在眉睫,這一切看來確是有點似曾相識。

一位以唱淡而聞名的分析員Tim Lee早在7年前就警告,如果不及時制止,一場由土耳其開始的金融風暴,將令全球經濟摔得比08年那次更傷。諷刺的是,其遠因還是要數到7、8年前,當時各國在金融海嘯的深淵奮力要爬出來,央行也好,央媽也好,拼命向市場注資。土耳其當然是其中一員,但不惜一切要令經濟盡快回升的代價是,土耳其的銀行大量借入美元,以支持當地公司發展,換言之,打從那時起,當地的經濟增長,極度依賴外國投資者的融資,這跟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爆發前的泰國幾乎一模一樣。

Tim Lee在2011年底向客戶發出警告指,估計土耳其會「爆煲」,最終要1000億美元的救助。到2013年,他再次預言當時兌美元匯價尚處於1.9水平的里拉,將會見7.2。當年,土耳其經濟增長超過4%,這種論調很難有市場。

Tim Lee的「預言」無疑說得太早,但他有一樣是對的,外債過高不是好事。據國際金融協會統計,當地企業欠下外債創新高,達5.5萬億美元(5兆美元)。

然而,除了這點,經濟狀況似乎也不致太差,去年經濟增長達7.04%,但通脹壓力也逼人,7月份高達15.85%,創14年新高。自認是「息口敵人」的埃爾多安一再重申,不會以加息去壓抑通脹或阻止貨幣貶值。他說,加息只會令貧者愈貧,富者愈富,「只要我一天在生,土耳其都不會陷入利率陷阱」。他批評外國勢力密謀拖垮土耳典經濟,「(金融)風暴是如何形成?當中根本沒有經濟因素......這是一場想打擊土耳其的操作。」

其實自埃爾多安在2002年掌權以來,土耳其與西方國家的關係就不時緊張,由如何打擊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 group),到向俄羅斯購買導彈防禦系統,以至2016年的所謂「土耳其政變」等事件,都會美國產生磨擦。今年7月25日,土耳其沒有理會美國放人的要求,把羈押將近兩年的美國福音派牧師布朗森(Andrew Brunson)改為居家軟禁,可以視為導致這次里拉崩盤的導火線。

在多番交涉未果之下,美國總統特朗普於10日(上周四)在Twitter宣布將土耳其鋼鐵和鋁產品進口關稅提高一倍,觸發里拉一日內狂貶16%。埃爾多安更表示,美國下了最後通碟,要求本周三下午6時前要釋放布朗森,否則會施以更嚴厲制裁。

埃爾多安目前立場仍然很硬,呼籲國民「把枕頭底下的金條、美元、歐元轉為里拉」救國。他又說:「面對有人向全世界,包括我們國家,發動貿易戰,我們的回應是投入新市場、新合作和新聯盟。」

伊斯坦堡顧問公司GlobalSource Partners的分析員Atilla Yesilada認為,埃爾多安會向俄羅斯借貸:「我猜測他(埃爾多安)會問普京(俄羅斯總統)借。他雖然怒氣沖沖,但不是瘋的,我認為他該有把握從其他途徑拿到錢。」

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Sergei Lavrov)周一在土耳其展開兩天的訪問,拉夫羅夫表示,主要是商討叙利亞問題,但也可能談及深化兩國經貿合作關係。另外,特朗普上月發出要為布朗森事件制裁土耳其的威脅後數小時,阿爾巴伊拉克就宣布,中國工商銀行願意向當地的能源及交通產業貸款36億美元。

除了俄羅斯和中國,土耳其還有可能求助於沙特阿拉伯。剛過去的周日,卡塔爾政府發言人說,對土耳其的經濟很有信心,相信在土耳其的投資會如常運作,當局也沒有收到土耳其的求助。

不過,也有分析指,這些潛在的「救星」,實力並不足以打救土耳其。資產管理公司BlueBay Asset Management分析員Tim Ash向《金融時報》表示,如果這是一宗要國際貨幣基金(IMF)出手的案子,需要動用200億至400億美元,「俄羅斯在美國制裁下自身難保,中國也應該不會想惹怒美國,剩下卡塔爾獨力難支。」

報導引述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西方外交官表示,即使埃爾多安在美國的威脅下願意讓步,事件必然會損害土耳其與歐美之間的關係,要知道土耳其的地緣位置相當重要,是美國空軍的重要基地,也收留了350萬叙利亞難民,「特朗普的狂人外交政策將把土耳其推向俄羅斯,土耳其一定會尋找新盟友,那些將會是地緣上的政治聯盟,而且不會是歐美國家所樂見的。」

相關文章:

資料來源: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周雪君』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