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青春期裡,為關係製造麻煩的不是子女,而是父母

在青春期裡,為關係製造麻煩的不是子女,而是父母
Photo Credit: Sergio Cabezas 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青春期裡,為關係製造麻煩的不是子女,而是父母。多半是父母難以接受小孩發展自我的這個事實。自從我和女兒把話說開之後,如果哪天我再看到父母與青少年子女間展開典型的親子大戰,我就會想:這對父母現在正值青春期。

文:柏里斯.葛倫德(Boris Grundl)

反抗

「讓我為你感到驕傲」是種道德勒索,只有在人的心理及情緒上仍處於依賴順從的情況下才會起作用,無論他是完全或部份依賴順從。這種情形尤其容易發生在小孩身上。

這一點會隨著個人的發展而改變。如果順利成長,小孩(或另一半)在時機成熟時就會想要獨立。他們會開始造反,脫去別人加諸在自己身上的期望枷鎖,他們必須這麼做才能發現真正的自己。

孩子在青春期時發展得最快,此時的雄性激素及雌性激素充斥大腦,而為人父母看到「青春期」這三個字,就會不自覺地點點頭,互相傳遞了然於心的眼神:「……不就是青春期嘛! 這個時期的孩子簡直可怕得不得了。原本乖巧聽話的,變成個性帶刺、身上有異味、行為反常的野獸……」

真是如此嗎?我有不一樣的經驗。我認為孩子到了某個年紀以後,就會開始用自己的眼光看世界。當他們發現父母沒辦法理解及接受他們的想法時,就會開始捍衛自己的想法。他們看起來具侵略性、冷漠或挑釁的行為,其實是在呼救:「請你理解我!」這是一種自我保護,也是很健康的行為。

青春期時變得讓人頭疼的不是小孩,而是父母。父母想要維持現狀,希望一如往常地過生活,他們將孩子視為聽話的僕從,當僕從突然不願服從命令,他們就會感到挫敗。

青春期之前的重點是教養,之後則是親子關係

青春期之前,父母與子女間的關係是教養關係——表面上是教養,實際上大多是溫和的獨裁。隨著青春期到來,命令與服從的系統忽然一夕之間失靈了,這時,教養關係應該變成親子關係,親子彼此互動牽連,試著公平地對待彼此。即使這聽起來幾乎不太可能,不過,只有意識到孩子是獨立的個體,並接受這個事實時,這段關係才得以運作。一切都以「尊重」為立基點:我的孩子有自主權,不是我想要他怎樣,他就得怎樣。

說得簡單,做起來可不容易。我仍然記得那一天,我女兒走過來,憤慨地說:「我絕對不要變得跟你一樣!」

哇!這句話一說完,我腦中頓時一片空白,自己必須先冷靜消化一下……

當時我極可能會把這句話當成是一種拒絕、貶低或挑釁。我有股衝動,想用父權來回應她,但我知道她並不是想要擺脫我,只是想尋找自我而已。

有一天她會長大,不再需要我的教養,這時如果要培養與她之間的關係,那麼我的角色會是什麼呢?我該怎麼做才公平?我不該把她想獨立的願望,誤解成是對我的攻擊。

我用清澈明亮的眼神看著她頑強的雙眼,平靜地說:「你不想變得跟我一樣,我理解,也尊重你的想法。你知道我期盼什麼嗎?期盼妳在未來什麼事都辦得到! 我會仔細看著妳完成每件事,也很期待看到妳的成果。」

這番話的效果令人驚奇。從那時起,家中再也沒出現過造反、指責及親子攻防戰。常見的青春期大戰就此消失無蹤,因為我根本沒有資格參與這場戰役。我的立場清楚明白:「OK!我知道,也期待看妳貫徹執行計畫,期待著妳的結果。」這招果然有效!一開始在我的女兒身上起了作用,接著是我的繼子,最後連在我生活周遭的一些青少年也不例外。

克制衝動對我來說容易嗎?當然不容易,但我學會先給自己思考與解釋的空間,我認為這是活出自由的象徵。我不想做「衝動」與「本能反射」的奴隸。美國有名的心理學家羅洛.梅(Rollo May)曾經形容:「真正的自由是在誘惑與反應之間,暫停一剎那,讓自己決定如何反應。」我深有同感,如果能夠在幾經思索後行事,那麼就可以贏得自由。如此一來,每個人都能保有自己的立場,進而獲得發展的空間。雙方都能以各自的節奏發展自我,同步成長,並不一定要強迫自己獨自成長。這並非意味著,另一半就勢必能顧及對方的所有問題、滿足對方的所有需求,而是意味著,雙方共同成長的空間將會大幅增加。

在青春期裡,為關係製造麻煩的不是子女,而是父母。多半是父母難以接受小孩發展自我的這個事實。自從我和女兒把話說開之後,如果哪天我再看到父母與青少年子女間展開典型的親子大戰,我就會想:這對父母現在正值青春期。

不踏實的驕傲

德國精神科醫師奧斯瓦.本柯(Oswald Bumke)曾說:「教養就是給予他人生活的榜樣,不然就和馴獸行為沒有兩樣!」如果父母把教養當成是可以讓自己驕傲的強制約束行為的話,那麼我想問:「父母難道就沒有自豪的事嗎?子女又該為父母填補哪些遺憾呢?」

如果父母無法繼續發展自我、如果他們彼此的關係停滯不前、如果再無趣事發生,那麼生活就會讓人感到挫敗無聊。沒有人受得了長期的停滯不前,我們是仰賴成長而活的生物,同時也喜歡發展自我。電影《最後的馬拉松》中,喜劇演員迪特.哈勒佛登(Dieter Hallervorden)飾演的馬拉松跑者保羅.阿瓦賀夫(Paul Averhoff)睿智地說:「人活著就必須持續前進,一直不停地往前。」我把「前進」解讀成「活得有深度」。

利用孩子來彌補自己的不足是個難以抗拒的誘惑,因為孩子成長得飛快。在填補父母發展停滯空缺的過程中,孩子很容易受虐待,至少在青春期之前都是如此。

一旦事情發展得不如預期,父母就會說出像是「你沒有一件事做得好!」的話,言下之意就是:「我當初就沒做好,所以你也好不到哪去。」

父母大表失望,會讓孩子受到侮辱,不知不覺中也形成破壞力。這時父母反而寧願孩子「一事無成」,因為他們壓抑著一份恐懼,害怕孩子比他們更有成就後,會開始欺騙他們。

此外,夫妻關係是家庭關係中的第一順位,夫妻關係良好,孩子就不必填補任何關係中的缺口。這段關係必須是最重要的,因為孩子還沒有能力去處理一段成熟的關係,而且相較於父母,孩子並非自己選擇了這段關係。舉例來說,如果母親把親子關係看得比夫妻關係還重要,那麼她可能會把另一半的角色強加在孩子身上。孩子不明白這個角色的作用,更別用說知道該如何扮演了,所以家庭中的關係一定要分清楚,這可以讓孩子卸下無力承擔的責任。

在離婚戰爭中,這項原則就更凸顯了。很多父母想利用孩子彌補婚姻中受到的傷害,此時孩子是他們最優先考慮到的籌碼:利用權力,把孩子拉到自己這邊,使其脫離前妻(夫)。於是孩子被加諸了某種責任,這種責任可能會讓他崩潰,而這種情形也屢見不鮮。

反之,如果成熟的父母有自己的成長空間,就不會有多餘的時間控制孩子。父母持續發展自我也能拉進親子間的距離,因為他們是孩子第一個學習榜樣。

boy-926103_1280
Photo Credit: StockSnap@Pixabay CC0

做父母的應該檢視自身,有沒有什麼能值得自豪的事情,接著付諸行動。例如貢獻力量於公司、社會、社團、家庭或某項計畫。先評估自己實際上有多少能力,接著展現出來,他才能獲得實至名歸的驕傲。

即使身為父母,也應該為自己的成就驕傲,而不是列出願望清單,要孩子替你成就。

實際的自我評價就是想想自己真的辦得到的事有哪些,這是場自我角力賽。有時你會高估自己,有時卻小看自己。過去我時常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企圖心強過實際能力,希望做出更好的成績。事實上,我的自我價值比想像中低,所以我也承受著同等的失望。這種失落感很痛但是極有幫助,我因而明白:要達成某個目標就必須付出相當的代價。我確實做到了,當然,有時候需要一點運氣。

現在我倒是常低估自己的影響力。我的能力強過企圖心,這使我驚喜。這場自我價值的搏鬥,以及能將這份價值發揮出來的願望,有可能讓人增加信心,也有可能摧毀人的自信。當我能實現對自己的承諾,就能感覺到自豪——自我認同。這不容易,因為我們經常做出過高的自我要求,高到只有失敗的可能。

有一回,我接受拜仁三號電台(Bayern 3)主持人托斯坦.奧托(Thorsten Otto)的專訪。那是場精彩絕倫的對談,奧托主持經驗老道、思路清晰,且事前做足準備,在訪談過程中,他機靈地問我:「你最近一次覺得自己很了不起是什麼時候?」

我思索了一下。過去幾年裡,我雖然功成名就,但卻沒有令我印象深刻的事跡。我一週有四天都在台上演說,聽眾迴響熱烈,生活是很順利,但有足以讓我自誇的事嗎?至少我不曾站在鏡子前讚嘆:「噢,上帝!我真是祢的傑作!」

不,我沒什麼了不起的事可以說。我發現我對自己非常吹毛求疵,可能有點太過頭了?我想不起引以為傲的事件,於是回答:「很久很久以前了……」

他不死心地繼續追問:「說真的,你偷偷告訴我,你是否從未感覺滿足?」

我用力回想——幾週前我在德國某家大企業裡用英文演講。要用外語進行內容豐富的演說,還得保證有絕佳效果,真是一項挑戰。我準備了整整一個禮拜,直到當天仍然十分緊張,上台前甚至感到不適。但是等我一上台,所有的不適瞬間消失,演說過程異常順利,為時一個半鐘頭的演講中,我的英語說得行雲流水,我對此感到印象深刻。

回答奧托的同時,我忽然意識到,我應該學習多認可自己一些。對於完美主義者來說,要做到這點有難度。我每天都在練習,未來會更得心應手。

另一方面,我並不喜歡以謙遜來掩飾自大。有些人受到稱讚,總要避免露出驕傲的神情,彷佛那是低等的表現。「不,這本來就應該的。」「這沒什麼了不起的。」反倒顯得惺惺作態。

我覺得這是虛假的傲慢。人們努力想獲得認可,但是此刻來臨時,卻又故作無謂地壓抑自己,這是情緒上不成熟的表現,同時也意味著他需要更多認可。現在得到的只不過是落在滾燙石頭上的一滴水,遠遠不夠。成熟的人會大方接受別人的認可,人大可為自己或別人的成就感到驕傲,這也是坦然面對事實的表現。

那麼,該如何套用在親子關係上呢?父母難道不該為孩子驕傲嗎?當然可以!但並不是因為孩子達成父母期望的目標,而是因為孩子在他們能力所及的範圍內勇於選擇、找到自我、走自己的路。

人可以為許多事感到驕傲,甚至可以為身為史瓦本區(Schwaben)、漢薩城市(Hansestadt)或身為德國人而驕傲。只不過這種驕傲決定不了自我價值。藉由外在事物讓自己感到驕傲,是缺少自我認同的表現,所以才需要利用顯著的身份——資深足球迷、摩托車正式隊員、鐵面無私的人、父親、母親、教練、經理、演講者——來表現自己。這些身份傳達外在條件,卻極少顯現內在。以身份提高自我價值的行為令人反感。孩子、國家代表隊或國籍,都無法証明自己高人一等,而心態健康、擁有自信的人也無需誇耀身份。

驕傲讓人漸行漸遠,但也會拉近彼此距離

總是在友人面前炫耀孩子的成就,顯出自己的教養有方,很容易就會失去友情。相反的,驕傲也能拉近人際距離。分享他人的喜悅,讓人感到愉快,這種驕傲有益感情。如果父母能這麼思考,就不會理所當然對孩子說出:「不錯啊。但是好還要更好,否則媽咪和爸比會難過。」這會令孩子難過,甚至疏遠父母。

請仔細觀察你的孩子。很多事情他們處理得比我們當年更好,你相信嗎?

假如孩子在成長過程中沒有受到過度期望與強迫,他應當能發展得更好。這不代表沒有規矩,而是指不被要求所限制。他將因此成長為獨立個體,不必為了代替父母親實現夢想而備感壓力。身為父母的你也可以為提供孩子機會而驕傲,並充滿信心地說出:「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相關書摘 ▶人人都有相同的教育機會?這是披著人道主義的謊言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沒有一種幸福是說好的:德國管理大師教你跳脫受害者模式,破解人性窠臼,自我覺察的快樂指南》,遠流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柏里斯.葛倫德(Boris Grundl)
譯者:張綱麟

如果你不出色,那是因為你只是夠努力而已
如果你不快樂,那是因為你對自己太仁慈

追求幸福與快樂是人生最大的目的。這個渴求讓人不停地追尋一帖放諸四海皆準的幸福處方。只是,幸福的祕密究竟是什麼?柏里斯.葛倫德在本書中,以獨到的觀點闡述影響人生的基本要件,並將觸角從「人際關係」延伸到「企業團體」與「社會發展」。全書分成三大部分,第一章談個人。從兩性關係、親子關係到人生目標;第二章談工作。動力何在?進步何在?報酬何在?第三章談社會。職業保障、教育制度、健康保險、退休福利……的意義為何?葛倫德將一一抽絲剝繭,一針見血地提供一個全新的視角,幫你建構一個自我覺察、誠實面對自己與自我負責的快樂人生。

本書精華概念:

  • 當你懂得了覺察自我,並承擔起責任,在過程中練習調控的技巧時,你就會在關係與工作中成長。
  • 而當你發現自己成長了、能夠應對各種局面時,你就會湧出無法言喻的滿足。那才是真實的快樂。
  • 當你找到了開啟快樂之鑰,就不會再把眼光放在追求外界所製造出來的快樂,也不會在意他人眼光或與人比較。你會活得踏實、自律而自由,並找到生命的意義。

自我負責,才是快樂之鑰

柏里斯.葛倫德在二十五歲時一度失去了一切——健康、學業、事業前景、人際關係、人生希望。他在墨西哥參與「峭壁自由墜跳」活動,從四十米高的斷崖墜跳大海,折斷了頸椎,自此半身不遂,身體90%失去知覺,再不受大腦控制。他必須重新學習生活自理,從穿衣服到一切生活起居,並靠領取社會救濟金度日。

一般經歷如此重大意外、死裡回生的人,能夠活下去就算不錯了。柏里斯.葛倫德卻不願意只是苟且地活著,他要的,是有生命力的完整人生,不論殘疾與否,他想要擁有一個快樂的、有自覺、並且能自決的自由人生。他把從這段巨變中獲得的體認,建構成生命轉換的地基。他重新找到自己、定義自己,充分發揮僅剩10%的行動能力,不停地學習和進步,以及一顆誠實面對自己的心。

如今,柏里斯.葛倫德過著超乎尋常的充實人生,他是一名父親、成功的企業家、受歡迎的講師,享譽盛名的顧問。本書分享他奮鬥求存、獲得快樂的經驗,其文字深刻,發人深省。而他所要指引和啟發的,是一個充滿覺知、自我負責,將潛力發揮至極致的快樂人生。

沒有一種幸福是說好的
Photo Credit: 遠流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