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修改善專注力不意外,還能幫助你不再「只想到你自己」

禪修改善專注力不意外,還能幫助你不再「只想到你自己」
2018年8月9日,葉門薩達省遭空襲升起煙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趣的是,研究發現禪修讓我們不會一直只想到自己,這正是人世間煩惱的根源。換句話說,禪修能幫助你不再把自己視為宇宙的中心,因而減少許多患得患失的痛苦,並且讓周遭的人感到愉快。

文:Gene

近年愈來愈多報導指出禪修有益身心健康,禪修活動在西方國家也愈來愈盛行。有次我去參加禪修活動,盛況空前,據說許多人讀了《賈伯斯傳》(Steve Jobs),見識到禪修對這位改變了世界的偉人一生的重要影響,就立馬報名了。

泰國近日轟動國際的泰國野豬少年足球隊洞穴救援事件中,曾經出家的足球隊助理教練(Ekapol Chantawong)等待救援時,教授少年隊員禪定靜坐,也是他們能不慌不亂全數安全獲救的主因之一。

社會上有一些邪門禪修團體標榜能讓信徒快速開悟、見性,而且強調「師父」個人權力、個人教導、個人言論的絕對至上,甚至收取各類高額費用,賣所謂「師父」加持過的佛牌、蓮座向信徒詐財,讓「師父」能過奢華生活開高級名車。這類的禪修團體只會帶來更多邪見和其他損害!

那麼,禪修究竟是好還是不好?禪修說好的效益又是怎麼一回事?科學上對禪修在身心的作用究竟瞭解了多少呢?

想要真的瞭解這些有關禪修的問題,《平靜的心,專注的大腦:禪修鍛鍊,如何改變身、心、大腦的科學與哲學》(Altered Traits: Science Reveals How Meditation Changes Your Mind, Brain, and Body)是本必讀好書!本書作者之一就是大名鼎鼎的《EQ》(Emotional Intelligence)作者丹尼爾.高曼(Daniel Goleman)。

二十幾年前我來台灣唸書,當時社會上閱讀風氣比現在好很多,有好幾本書爆紅,彷彿沒讀過就不算受過教育,其中一本就是《EQ》。其實說是一本也不對,因為《EQ》的爆紅不僅是極為暢銷而已,而是讓「EQ」一詞成為流行,各書店和報章的暢銷書排行榜中,曾有近一半的書名都有「EQ」兩字。

《EQ》不僅在台灣爆紅,也佔據《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的暢銷書排行榜長達一年半。丹尼爾.高曼的寫作功力深厚,曾兩度獲得普立茲獎(Pulitzer Prize)提名。他是哈佛博士,研究的是禪修經驗,所以《平靜的心,專注的大腦》寫的正是他最得心應手的研究主題,也是他長期追蹤的研究興趣,加上最新的心理學、神經科學研究整合,成為本書內容。

《平靜的心,專注的大腦》的另一位作者理查.戴維森(Richard J. Davidson)也很重要,他是美國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的「威廉,詹姆斯和維拉斯研究與卓越成就」榮譽心理學和精神病學教授,領導一所大腦實驗室,而且創立健康心智中心。他已發表了超過三百篇論文,編輯過十幾本書,對禪修的研究很具開創性,公認是這個領域最具影響力的學者之一。

兩位傑出的心理學家把科學界數十年的研究和知識結合在一起,編寫了這本高度可信且可讀的書,讓我們能夠去蕪存菁地認識科學家究竟瞭解什麼,還有什麼是有待進一步研究的。他們在《平靜的心,專注的大腦》非常科學且坦誠地探討了禪修研究的限制及矛盾之處,而非一味賣膏藥。

戴維森進行過許多紮實、嚴謹的心理學研究,高曼每天花二十分鐘在靜坐冥想,他們倆在書中分享了自己的心路歷程,無論是禪修經驗上,或是學術研究的事業發展上。

有些暗示禪修益處的證據很有吸引力,但他們盡職盡責地舉出反例,試圖採取最嚴格的標準來避免做出毫無根據的主張。他們擔心太多研究缺乏嚴謹性,甚至質疑他們自己過去的一些研究,指出一些研究沒有足夠良好的實驗控制。然而他們更擔心太多優異的學術研究只有極少數人知道,所以還是著書立作,為讀者指明狀況。

禪修研究有一大困難是法門太多,單單佛教中就有南傳、漢傳和藏傳之別,市面上又有內觀、正念減壓、超覺靜坐、日本禪、密宗等等不同方法。加上雖然佛教把禪修靜坐的方法發揮至極致,也整理得最完整和系統化,但冥想禪修並非佛教首創,是佛陀向當時的修行者學來的。道教、印度教、錫克教、耆那教、猶太教、天主教、新世紀也有類似的冥想靜坐修行方法,禪修靜坐也非宗教專屬。但是因為他們對宗教哲學也很有研究,所以也比其他學者更能清楚不同法門的異同,因此對知識有更精確的掌握。

他們提出不少有力的論據,讓我們認識禪修不僅在當下發揮作用,還以更深刻、持久的方式改變我們的身心。根據神經科學的研究,正念禪修可以抑制杏仁核中的活動,增加杏仁核和前額葉皮質之間的聯繫,這兩者都可以幫助我們減輕對壓力源的反應,並在我們體驗到壓力時能更有效地恢復。

雖然我們感恩同理心、讚嘆同理心,但是當我們一再看到其他人遭受痛苦並因同理心而感同身受時,會造成行動的癱瘓或退縮,這是美國耶魯大學心理學家保羅.布倫(Paul Bloom)在《失控的同理心︰道德判斷的偏誤與理性思考的價值》(Against Empathy: The Case for Rational Compassion)中反對情緒同理心的原因之一。但心理學研究顯示,修練慈心禪會增加我們採取行動以減輕痛苦的意願,慈心禪似乎是透過在痛苦的情況下減少杏仁核活動來達成此效果,同時還活化大腦中與良好感受和情愛相關的迴路。

禪修會影響專注力並不令人驚訝,因為許多禪修就是在實踐這種技巧。禪修還能有助於消除「習慣化」這種傾向,習慣化讓我們在熟悉的環境中不再關注新訊息,這對不少工作而言是危險的。還有研究顯示,專注力的改善似乎在正念禪修後持續長達五年之久。

有趣的是,研究發現禪修讓我們不會一直只想到自己,這正是人世間煩惱的根源。換句話說,禪修能幫助你不再把自己視為宇宙的中心,因而減少許多患得患失的痛苦,並且讓周遭的人感到愉快。

除了心理上的效益,禪修還可以在不直接解決其生理來源的情況下減輕疼痛。但是有一些證據也顯示禪修會影響健康的生理指標。例如,禪修讓暴露於心理壓力的人的炎症反應減輕,特別是對於長期禪修者。此外,禪修者似乎具有較高的端粒酶活性,這是和壽命長短息息相關的酵素,這在諾貝爾生理醫學獎得主伊莉莎白.布雷克本(Elizabeth Blackburn)的好書《端粒效應:諾貝爾獎得主破解老化之祕,傳授真正有效的逆齡養生術》(The Telomere Effect: A Revolutionary Approach to Living Younger, Healthier, Longer)中也有著墨。

來談談個人經驗吧!幾年前我因為長期工作姿式不良,導致肩頸痠痛,左手還發麻,檢查結果是頸椎長了骨刺壓迫神經。有天去法鼓山安和分院上禪修課前去了趟醫院,醫生說那骨刺相當嚴重,至少要做四次復健療程才有可能改善,而且還質疑我這年紀不該這麼嚴重。那天上課前特別沮喪,可是上課時做了頸部運動打完坐後,原本僵硬無比的肩頸肌肉居然莫名其妙鬆開了,從前吃肌肉鬆弛劑也從來沒有那些肌肉放鬆、氣脈通行的舒服感覺!

那種感覺真令人欣喜著狂,雖然第二天早上又僵硬得很痛,可是想到法師說要記得打座時放鬆的感覺,肌肉就馬上放鬆然後不痛了!只做完一次療程,醫生檢查後就說改善好多了,為保險再做一次應該就能痊癒了!

除了改善健康,禪修也明顯讓我在做實驗和手工藝時比較不心浮氣躁,對情緒管理有很大的益處,至少不會像年少輕狂時那麼暴躁和怨天尤人。從此,我深信靜坐對健康和情緒確定會有極大的助益!更甭提禪修的修心對自己、家人、朋友能帶來多少真正的快樂。我並不算很精進,那次是無所求,只是剛好用對方法。因此,有這麼美好的事不分享給朋友,這太可恥了!

尋找正信的禪修團體和課程非常重要,如果能讀這本《平靜的心,專注的大腦》當然也更能夠科學地分辨出禪修的各種真實可能,而獲得真正的益處改善身心、事業以及家庭生活,更不會誤信神通或者瞬間頓悟等謊言而誤入歧途!

本文經Readmoo閱讀最前線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健康』文章 更多『Readmoo閱讀最前線』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