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緣政治上的頭等愚行:一條「分裂歐洲」的天然氣輸送管

Photo Credit: Jens Büttner/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魯布敏今天的樣貌,反映的是歐洲一項高度爭議的計畫,因為它使德國走在與親密盟邦衝突的路徑上。在海上,鑽探船忙著挖掘一條通往魯布敏接收站的大型海底壕溝;若計畫順利,這道壕溝很快就要安放輸送管,輸送歐洲最貴的政治商品:俄羅斯天然氣。

文:巴克(Tobias Buck)

位於德國柏林北方的魯布敏(Lubmin),是一個風光如畫的波羅的海濱海小鎮,灘頭上沙丘零星點綴,後方松林青蔥茂密,若非成群結隊的鑽探平底船進出,以及松林難掩的大型工地,這裡就像明信片上的海港一樣寧靜美麗。

最大反對聲音來自特朗普

魯布敏今天的樣貌,反映的是歐洲一項高度爭議的計畫,因為它使德國走在與親密盟邦衝突的路徑上。在海上,鑽探船忙著挖掘一條通往魯布敏接收站的大型海底壕溝;若計畫順利,這道壕溝很快就要安放輸送管,輸送歐洲最貴的政治商品:俄羅斯天然氣。

2015年動工修建的「北溪二號」(Nord Stream 2)天然氣輸送管,預定2019年底竣工。支持者基於商業上的理由認為,全球最大的天然氣輸出國與歐洲最大的經濟體將銜接一氣,而合計2011年起開始運作的「北溪一號」輸送管,每年的運輸量可達1,110億立方米,足敷歐盟近四分之一的需求。

批評者則認為,這條輸送管,德國在其中擔當的角色,是一種出賣行為,也是地緣政治上的頭等愚行;波蘭與烏克蘭譴責,這擺明了就是企圖邊緣化他們的天然氣管線,這種魯莽的行動會讓他們與其他歐洲國家任由莫斯科宰割;歐盟執行委員會也抗議,這項計畫破壞歐盟尋求能源獨立與油氣供應多元化的努力。

最大的反對聲音來自美國總統特朗普。特朗普一再揚言要制止這項耗資95億歐元的計畫,而且不惜祭出嚴厲制裁。在前不久的比利時布魯塞爾北約高峰會中,特朗普警告德國已經「成為俄羅斯的俘虜,因為有這麼多的能源來自俄羅斯」。

RTX6AS0G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德國國際暨安全事務研究所能源分析家韋斯法(Kirsten Westphal)認為,「北溪二號」有如一顆「洋蔥」,將爭議的外皮一層又一層剝去後,卻發現下一層比上一層更有爭議性,而爭議的核心是一個簡單卻重要無比的問題:西方到底該不該信任俄羅斯?

韋斯法說:「俄羅斯2014年兼併克里米亞與在烏克蘭發動戰爭徹底改變了一切。對很多人而言,俄羅斯根本不是可信賴的夥伴。普遍的懷疑是:由這許多地緣政治緊張看來,西方該進一步擴大與俄羅斯的能源關係嗎?該罔顧一切去賭管線會保持暢通嗎?」

基於歷史緣由與赤裸裸的經濟利益,各方對這個問題的答案都不一樣。魯布敏市長馮哥特(Axel Vogt)說:「俄羅斯一直是可以信賴的商業夥伴,對魯布敏來說,『北溪』代表的是就業機會,代表的是本地的企業能夠爭取到更多的合約、更多的企業稅金。」馮哥特的熱情反映出,魯布敏過去是東德共產主義下的一個城市的事實。他說:「東西德統一之前,我們就與俄羅斯的關係親密,這種情形要保持。」

德國遭抨擊出賣了歐洲

目前這項計畫受到德國政府支持,克里姆林宮也有條件支持。但是柏林的批評聲浪,包括政府內的異議之聲都愈來愈高。執政的基督民主黨聯盟資深國會議員羅騰說:「『北溪二號』已經分裂了歐盟,而分裂的歐盟不符合德國的國家利益。德國承當的最重要角色就是促使歐洲統合,而非分裂。」

德國總理默克爾今年初表達了一種微妙的立場。她說,「北溪二號」不僅只是一項經濟計畫,也須考慮政治因素,絕不只保留烏克蘭是俄羅斯天然氣過境之地。根據烏克蘭國營天然氣公司數據顯示,首都基輔每年賺進過境費多達30億美元,是叫窮的烏克蘭政府亟需的。烏克蘭與俄羅斯之間的天然氣管線,也是避免兩國軍事、政治衝突愈演愈烈的誘因,天然氣輸送一旦停頓,就會如2006與2009年短期出現的狀況,將以兩敗俱傷收場。

繞道烏克蘭運輸網,正是「北溪」計畫用意所在。有了新管線,俄羅斯可以擺脫天然氣西送的中間人,也可避免近年頻頻出現的基輔拖欠付款的爭端;烏克蘭境內管線破舊亟須修復與投資,也是另闢輸送管線的因素;重要的是,承擔「北溪二號」計畫費用的俄羅斯──歐盟財團,是一個被看好的投資。

1
圖片來源:財訊
「北溪2號」天然氣輸送管明年完工,俄羅斯天然氣將由此運往歐洲,許多人憂心會破壞歐盟的能源獨立。(圖/達志)
普京挾天然氣分化西方

先前「北溪一號」是俄羅斯與歐盟的合資計畫,但在「北溪二號」計畫,俄羅斯天然氣公司則是唯一股東,只是半數以上的融資由德國的Uniper、Wintershall、奧地利石油天然氣集團、法國Engie集團及荷蘭皇家殼牌五家公司提供。

俄羅斯天然氣公司表示,由於天然氣田位於俄羅斯西北,與烏克蘭路徑相比,「北溪二號」可少走2100公里,油氣外漏可以減少61%。支持者看好「北溪」投資報酬率,俄羅斯歐盟財團估計,即使天然氣需求穩定,甚至未來20年稍有下降,但在2035年時,歐洲每年仍須另覓額外的1,200億立方米的天然氣供應,這項短缺要靠卡達、美國船運大量的液態天然氣,或是從俄羅斯的天然氣管線輸送來彌補。

支持者也懷疑「北溪二號」遭到反對的核心原因之一,是美國企圖拉抬液化天然氣,德國國會議員組成的跨黨派聯盟今年初簽署公開聯名信指出:「歐洲天然氣市場歡迎美國的液化天然氣,但它與其他廠商一樣,都須面對競爭。」

管線輸送的天然氣比船運的液化天然氣便宜25%,為何德國與歐洲消費者須為俄羅斯的天然氣付出高價?答案明顯的就是政治。反對者認為,莫斯科正在擴大分化西方聯盟的攻勢,以動搖歐洲民主國家、重振莫斯科在東歐與波羅的海的影響力。這項攻勢中最有力的武器之一,便是俄羅斯的能源資源掌控及歐洲的依賴。

羅騰說:「去年德國從俄羅斯天然氣公司輸入的天然氣超過40%;若經由『北溪二號』輸入倍增,我們會看見來自俄羅斯的供應大幅增加。我認為這會把我們推向危險地帶,無論是在能源政策或是外交政策上皆然,我們會失去某些能源獨立。」他強調:「俄羅斯總統普京體制建構在兩大支柱上:軍事與能源出口。穩固了第二根支柱,德國也穩固了普京政權。」

AP_08021206466
Photo Credit: Thomas Haentzschel/AP/達志影像

從地緣政治的角度看,「北溪二號」在東歐許多地方造成的緊張情緒尤其強烈。波蘭曾被俄、德瓜分,波蘭前外長西科斯基(Radoslav Sikorski)直指:「北溪」計畫一如希特勒與史達林1939年瓜分東歐的密約。

不過,柏林官員則另援引歷史先例:德國前總理布蘭德的「東進政策」(Ostpolitik),當年雖遭美國強烈反對,西德人仍把鋼鐵運到蘇聯換取天然氣。第一批俄羅斯天然氣在1973年運到德國,之後數10年皆未受冷戰影響,德國的進口俄羅斯天然氣持續增加。對「北溪二號」的支持者而言,這種「天然氣關係」不是西方依賴俄羅斯,而是買賣雙方的互相依賴關係;莫斯科需要西方的錢,一如西方需要俄羅斯的天然氣。

德國社會民主黨前領袖、現任德俄論壇主席普拉柴克(Matthias Platzeck)說:「『北溪』計畫是俄國與西方關係的穩定因素,即使在冷戰高峰期,俄羅斯也總是如約交運天然氣。為何現在要改變?」

歐盟恐須付出龐大代價

政治辯論相持不下,「北溪」計畫也在穩定進展中,過去2年裡,俄羅斯歐盟財團在波羅的海鋪設大量的水泥鋼管。只要這項計畫沒遇上新的政治與技術波折,俄羅斯天然氣公司計畫2019年末,在俄羅斯這一端打開1,200公里長的天然氣管線開關,但在歐盟這一端現在就已感受到衝擊。

韋斯法說:「從商業角度看,『北溪2號』是合理的,但從政治角度看,很明顯地,德國要為此付出重大代價。」

本文經財訊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財訊』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