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乾旱下與牛羊爭吃 新南威爾斯「射殺袋鼠」大解放

嚴重乾旱下與牛羊爭吃 新南威爾斯「射殺袋鼠」大解放
Photo Credit: David Gray/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澳洲新南威爾斯省政府解除農民「射殺袋鼠」的限制,並簡化地主申請射殺許可的繁瑣行政作業。

澳洲新南威爾斯省宣布,全省乾旱率達100%。當局放寬獵殺袋鼠的規定,避免牠們與家畜爭草吃。

澳洲不時傳旱情,但今年天旱相當嚴重。澳洲東南部大部分地區都在奮力對抗乾旱,尤其是新南威爾斯省,今年經歷自1965年以來最乾燥且面積最廣的乾旱,該省超過8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面積如今百分之百陷入乾旱。在新南威爾斯省利物浦平原(Liverpool Plains)的岡尼達市(Quirindi),過去一向是土壤肥沃區,現在當地平均降雨已達近30年來最低。

RTX6DHP0
Photo Credit: David Gray/Reuters/達志影像

澳洲的氣候狀態每年變化很大,包括厄爾尼諾現象(聖嬰現象)等變化都會帶來影響。不過澳洲政府說,造成旱象的高氣壓,會因為人為造成的氣候變遷而更常出現。

新南威爾斯省第一產業部長布萊爾(Niall Blair)說,農民們正經歷南半球歷來數一數二最乾燥冬季,「情況艱難,本省所有人都希望見到,天公為我們的農民及地方社區降下一些雨。」

農民的儲水槽已乾涸,作物枯死。為替農民紓困,省政府及聯邦政府提供金融援助,上周末宣布1.9億澳元紓困措施,包括受災戶每戶發放12,000澳元等,但對許多農民而言仍不足。

雪上加霜的是,澳洲氣象部門預期,新南威爾斯省未來三個月的雨量仍然會比平均水平為低。農民必須決定是否繼續飼養牛和綿羊,或出售他們的牲畜。

RTX3DR2I
Photo Credit: David Gray/Reuters/達志影像

乾旱天氣亦使袋鼠靠近民居尋找食物及水源,袋鼠正與牲畜搶奪資源。因此,省政府宣布放寬農民射殺袋鼠的規定,簡化申請射殺袋鼠許可證的程序,農民可以透過上網或電話申請許可證,不用親身前往政府部門。同時,解除農民可射殺袋鼠數量的限制,遭射殺的袋鼠可待政府收集,農民亦可自用或作誘餌,但不可作商業用途。

布萊爾說:「許多農民將牲口帶離牧場找草吃,卻發現袋鼠也來了,吃光了剩下的草。 」

RTS16SOM
Photo Credit: David Gray/Reuters/達志影像

不過,當地野生保育教授加利克(Steve Garlick)指官員誇大其詞,袋鼠數目沒有特別大增,其生存權利同樣需要關注。他又認為這些袋鼠其實影響不大,他們只是靠近人類以獲得更多食物和水。

他反對政府放寬殺袋鼠的辦法,認為若容許任何形式的捕殺,會開危險先例,有人會以殺袋鼠取樂。根據聯邦執行規定,射殺袋鼠只能打頭部,而在射殺已經受傷的動物時,打心臟也是允許的。

他希望政府請專業射擊手,以更人性化的方式減少袋鼠的數量。「袋鼠或聚集在個別地區,但只因為旱情。似乎沒有人在乾旱時會顧及野生動物。」

而早前一位牧場主因為缺水缺糧,曾計畫射殺一千二百頭瘦骨如柴的羊。經媒體報道後,這些羊才因為社會捐贈而倖免於難。

然而,這絕非澳洲政府第一次叫人民「清理」袋鼠,去年他們也曾多次呼籲國民要多吃袋鼠肉,減少其數量。

RTX3DHGX
Photo Credit: David Gray/Reuters/達志影像

袋鼠的天敵塔斯曼尼亞虎滅絕、野狗瀕臨滅絕,袋鼠幾乎接近無天敵狀態,數量在數年間不斷增長。因為破壞農場的圍欄,亦會與農場的家畜爭奪草類植物;而大量袋鼠將使得一些生物幾乎滅絕,包括利氏袋鼯和無腳蜥蜴等。澳洲決定用「吃」的方法來解決這個問題。

然而,因為袋鼠在澳洲太具代表性,本地人不願意吃。當地業者於是將之轉銷中國等國家,但又因為價格比牛肉貴,出口亦不順利。

RTX4SEBA
Photo Credit: Daniel Munoz/Reuters/達志影像

所以短時間內,獵殺仍然是澳洲政府減少袋鼠數量的首要方法。在2015年,在新南威爾士、昆士蘭、南澳和西澳地區,遭撲殺的袋鼠數量為163萬隻,在2016年,同樣有大約160萬隻袋鼠被殺。

在2010年,澳洲袋鼠約為2,700萬隻。但根據2016年的調查,整個澳洲大約有4,400萬隻袋鼠,而澳洲的人口大約有2,400萬人,意味著澳洲的袋鼠數量幾乎是澳洲人口的兩倍。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動物』文章 更多『Alvin』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