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青少年自殺報告書(四):校園欺凌太常見,別把自殺當解脫

韓國青少年自殺報告書(四):校園欺凌太常見,別把自殺當解脫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異化社會內,自殺也是異化的。然而,令我感到擔心的是,人們若遇到人生難題與難關,不再去尋找解決的法子,而是懶於尋找,一死百了。

「死亡是清涼的黑夜,生是悶熱的白晝。」——海涅(Christian Johann Heinrich Heine,1797-1856)

韓國人一生都擔心自己會不會自殺。

根據2010年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韓國「年齡別死亡原因」(연령대별 사망원인)之統計,呈現出極為悲觀的一面。韓國青壯年人(10-39歲)中,死亡的主要原因,全以「自殺」獨占鰲頭。

細部分析,數據如下:

  • 0歲:出生前後的特種疾病、畸形兒、變形或基因異常等原因,導致死亡;
  • 1-9歲(10대,即「10代」):癌症、畸形兒、變形或基因異常,導致死亡;
  • 10-19歲:依自殺、交通事故(운수사고)、癌症為順位,導致死亡;
  • 20-29歲:依自殺、交通事故、癌症為順位,導致死亡;
  • 30-39歲:依自殺、癌症、交通事故為順位,導致死亡;
  • 40-49歲:依癌症、自殺、肝臟疾病(간 질환) 為順位,導致死亡;
  • 50-59歲:依癌症、自殺、心臟疾病(심장 질환) 為順位,導致死亡;
  • 60-69歲:依癌症、心臟疾病、腦血管中風(뇌혈관 질환)等疾病為順位,導致死亡;
  • 70-79歲:依癌症、心臟疾病、腦血管中風等疾病為順位,導致死亡;
  • 80歲以上:依癌症、心臟疾病、腦血管中風等疾病為順位,導致死亡。

換句話說,自殺不僅僅是韓國青壯年人死亡主因外,人們到了中年40-59歲,也飽受「自殺」陰影的壓迫。換算下來,韓國人平均壽命82.16歲(2015年資料),一生中有將近七成的時間,都在擔心自己會不會自殺,是否會成為下一個拉高自殺值的人……

青少年自殺比例高?不得不說的校園欺凌

然而,我們再度關注起韓國青少年的自殺現況,特別是國、高中生學子,自殺率最高的黑色3月份,10年來平均當月自殺人數來到332位,跟最低的12月份193人,多出近139位,此數據顯示出何種現象呢?除了學子開學壓力外,考不上好大學、家裡繳不出小孩子高額的大學出世費用,甚至,其中也寓含學校「欺凌事件」——開學之後,又要遇到平常在學校跟我要保護費、不想見面的惡霸同學等多重的因素。

諸如發生在2017年9月,韓國SNS網路社交群軟體內瘋傳一張不堪入目的「血腥照片」,爆發社會大眾關注的「釜山女子中學集團」欺凌事件。事件起因是五位國中生,主嫌為鄭有美(정유미,音譯),毆打年僅14歲女性學生,被害者後腦杓頭髮將近被撕掉一大半,耳朵被煙燙、臉頰也被巴掌打到不成人形。此外,女體上還有點點斑斑煙燙傷痕,雙唇被腳踹成香腸嘴,雙眼也被打得鼻青眼腫,腫大到幾乎都睜不開,渾身是血地跪地求饒。

此欺凌事件透過網路廣泛傳播,加害者也不知是天真,還是有意地在犯案後,興高采烈地傳送照片給友人看時,還請教說「我這樣下手會不會太狠?打得會不會太嚴重些啊?」讓人髮指的是,事後加害者還馬上與三五好友,一同逛街購物,放鬆心情。這樣的惡行當然引起韓國社會眾怒,當地也興起是否修改1997年所實施的《青少年保護法》(청소년보호법 ,又稱「少年法」소년법)之輿論。根據現行《青少年保護法》規定,儘管犯下重責,未成年學生也不會遭受到刑責,讓未成年學生有恃無恐,讓人質疑此法疑淪校園欺凌保護傘,各地興起「廢止青少年法運動」(청소년법 폐지 운동)。

韓國電影反思校園欺凌,別把自殺當解脫

學校欺凌的現象太常見,連當地許多導演也紛紛拍攝相關類型題材電影,來反應此社會亂象。如近幾年的韓國電影中,我們可以舉出2017年的《蚯蚓》(지렁이)電影為例,片內描述身心殘障的父親,替在學校內慘遭同學戲弄、輪姦的女兒復仇,且令人深刻的是,電影內經常出現令人痛心台詞,如遭同校學生欺凌的女兒,明明自己沒有過錯,但總是「被」要求道歉、得「被」檢討、老「被」得跟校方、他人家長道歉的父親,說出「難道,貧賤就是一種罪嗎?」、「沒有錢,難道我們就不可以抬頭挺胸地生活著嗎?」等語,深沉地控訴此社會。且電影內也有一幕,犯案的男學生們,面無悔意表情猙獰地對女主角說,反正我們這種未成年犯了案,被抓到也大不了是轉學罷了,食髓知味地繼續踐踏女主角的肉體與心靈。

最終,女主角受不了壓力,自殺了。

AP_18974635114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又如同2015年《憐憫》(천 번을 불러도),戲內慘遭學校同學欺凌的女主角,詢問同學為何要如此對她,得到的回應,竟是「只是無聊,想欺負妳罷了!」連老師發現到班上氣氛不對,想介入班級內欺凌風波時,為首作惡的女學生反問起老師說,「老師,就是我欺負她的,你又能怎麼樣呢?」電影最後結尾,也是女主角來到學校頂樓試圖自殺,幸好老師到場勸說,才免除一場悲劇。但我們在此也看到,自殺的氣息發酵著。

當年度,也有一齣電影得到觀眾注目,即《優雅的謊言》(우아한 거짓말),同樣也是在講學校欺凌——劇內從一位14歲少女突然自殺,她的母親和姐姐百般不得其解,試圖釐清妹妹為何自殺的過程中,才慢慢發現,原來在自殺輕生前,看似活潑樂觀的妹妹,在學校已長年飽受同學言語欺凌,難以跟家人開口的她,身心疲累地最終走上絕路。

又如同我之前的撰文,發生在2004年「密陽女子中學生集體性侵事件」,其中一位崔姓少女受害者,遭受暴力集團長達半年、11次以上的性侵與暴力威脅,2004年8月試圖服安眠藥自殺未果,陷入昏迷,才被家人發現異常,報案處理,性侵事件才浮上枱面。此事件也在十年後,2014年重新改編搬上大螢幕,拍成《青春勿語》(한공주),來控訴學校欺凌的黑暗面。

此外,我們也不得不提,一齣得到2014年第64屆柏林國際電影節等多項獎項的《夜間飛行》(야간비행)韓國電影。《夜間飛行》主題描寫,一位立志考進國立首爾大學的資優學生,他不為人知的同志身份,與深愛著不良少年等劇情。看似著重探討韓國當地仍屬於禁忌話題同性戀之片,但同是身為同性戀導演李宋熙日(이송희일),他也在此片內,花了極大橋段來描繪出學校內欺凌的現象,以及同性戀如何遭受到同學異樣眼光看待,當然,自殺死亡也在此齣戲登場,電影內也有一段描寫此資優生被人發覺是同性戀後,慘遭同學雞姦拍攝影片,試圖自殺之片段。

再早一點的時間,2013年也有相似題材《懲戒者》(응징자),片內言及早年因在學校受到同學欺凌,其心理壓力一直影響著被害者,被害者不僅是在求學階段,連畢業後,來到社會職場,也飽受當年的心理創傷,最終被害者採取一連串復仇計畫,好抹平他心中永遠的痛。當然,《懲戒者》片內也有人自殺身亡……

異化社會內,自殺也是異化的。然而,令我感到擔心的是,人們若遇到人生難題與難關,不再去尋找解決的法子,而是懶於尋找,一死百了。

這樣的韓國學子,苦不苦啊?

韓國學校欺凌事件,絕非屬於特殊案例,透過驚人聳動的新聞、層出不窮的類題材電影,都可以看到事態之嚴重。根據韓國暴力防制基金會2014年的調查,指出超過56%的學生,就曾因為校園暴力、欺凌,飽受身心艱辛,有著不愉快的校園生活。

試想一下,學子們每天坐在教室內,面對一本本沉重的課本學業壓力,放學鐘聲一響,就得三步併兩步地,趕去首爾江南區補習,片刻不得休息。等到夜深,學子背著沈悶的書包回到家,以為可以鬆口氣了嗎?不!回到家,馬上面對地就是家裡大人的「關心」——「你作業寫完了嗎?」、「今天數學你考幾分?有沒有第一名啊?」、「這次有沒有考贏誰誰誰」,切身關於他們「出世」的期待……

這也難怪,最近在韓國學子間,流行起一句話——「媽媽朋友的兒子」(엄마친구의 아들,簡寫為엄친아),這句話戲謔韓國母親,什麼都要拿隔壁鄰居、親朋好友的兒子,來跟自家孩子比較的心態。

再者,韓國青少年政策研究院的《青少年的生活時間調查》,曾有數據指出韓國學生一天平均唸書七小時又50分,比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平均五小時,還要高出1.5倍等高數據報告。其中,韓國小孩一天平均補習時間是78分鐘,與只有六分鐘的芬蘭與比利時,差了13倍,其他像加拿大國家,也才只有12分鐘、英國18分鐘、日本24分鐘,這些國家的學生補習時間,都遠比韓國少了很多。

你說這樣的韓國學子,苦不苦啊?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陳慶德』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