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的一週內,特朗普五個外交政策的關鍵時刻

瘋狂的一週內,特朗普五個外交政策的關鍵時刻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即使以特朗普普的標準來檢視,這也算得上是出色的一周。盟友受到羞辱、敵人備受款待,而真正的贏家是隔山觀虎鬥的中國(雖然它的確有在這周向歐洲做出貿易提案)。

文:Ian Bremmer
譯:胡庭瑞

我們剛見證了美國外交政策中有史以來最震撼的一周。結果雖然並不好看,但是至少讓我們大開眼界了。以下是這一周帶來值得記住的重大影響。

1. 錯失的北約機遇

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對美國外交政策一直都抱持著非傳統的觀點,而且還不少。當歷任的其他後冷戰時代總統都堅定的支持擁護北約時,特朗普公然的質疑這個軍事聯盟。這個行為不但可以理解,甚至是必要的。到了2018年,北約組織到底有甚麼作用?誰來負擔它的費用?甚麼才足以觸發北約的聯合回應?一個網路攻擊有達到需要集體行動的程度嗎?史上第一次,政治人物及專家們認真、公道的討論這些問題,而特朗普正是這一切的緣由。

但是美國總統用了自己的方式來切入。首先,他批評其他北約成員沒有公平的分擔費用——含美國在內,只有五個北約會員國達成當初花費2% GDP在防禦上的承諾。接著,他宣布了自己的勝利,表示他成功使北約的會員們同意,將在更短的時間內負擔更多費用(他在一個閉門會議中提議將數字提高到4%),然而卻被其他北約領袖斥責,特別是法國總統艾曼紐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就這樣,北約潛在、急迫的問題又轉換成了一場奇觀。在特朗普不尋常的世界觀中,北約問題曾是他最強的論點之一,但是卻被他浪費掉了。

2. 一個孤立的英國

北約峰會後,特朗普緊接著直赴英國。早在特朗普落地之前,英國政治上就已經在經歷繼脫歐公投後最動盪的一周——脫離歐洲聯盟事務大臣大衛戴維斯(David Davis)和外交及國際事務大臣包里斯強森(Boris Johnson)都因為英國首相文翠珊(Theresa May)在協商中向歐盟提議的「軟脫歐」方案而請辭抗議。接著,特朗普抵達,並即時的在這場政治風暴中火上加油。他在與英國小報《太陽報(The Sun)》的一場面談中批評文翠珊的策略,表示她追尋一個較不激進的脫歐方式將導致英美間特殊的貿易協議破裂。他更悄悄的提到,他認為強森「會是一個很好的首相」。這可真酸!

特朗普似乎真的對於他的言論會造成騷動感到意外,並否認自己是在批評文翠珊,他認為是媒體曲解了他的論述。對於大部分的英國人來說,特朗普或許本來就不應該發表這麼煽動的言論

如果特朗普想要重塑世界秩序,他需要在地緣政治帶來的機遇來臨時好好把握。英國在脫歐後所需的貿易協議正是這種機會,而特朗普似乎在沒充分理由的前提下,將其複雜化了。

3. 一個終結所有峰會的峰會

先不論特朗普安排與弗拉迪米爾普京(Vladimir Putin)的會面是否是應該的,他一直都渴望這樣的機會,而他也真的成功得到了。但是這場記者會真是「太驚人」了。發表那些言論的唐納特朗普與那個一直堅稱特別顧問羅伯穆勒的調查行動是在「獵巫」的特朗普彷彿不是同一個人。的確,這令人不禁懷疑他是否暫時忘記了國內正在積極針對俄羅斯共謀的事件進行調查。在所有特朗普在記者會發表的言論中,最具殺傷力的恐怕是他對於是否信賴美國情報機關,關於俄是否涉入2016總統大選的評估的回應。「他們認為俄國有涉入。普京總統在我旁邊——他剛表示這與俄國無關,我看不出來有甚麼指控俄國的理由。」

這個事件導致的反彈不僅快速,更使國內兩黨同仇敵愾,以至於特朗普被迫在隔天於華盛頓補充說明,澄清他其實是要說「有甚麼不指控俄國的理由」,卻少說了「不」。他接著表示:「我接受我們情報界對於俄國確實插手了2016美國大選的結論」,並緊接著加上:「這當然也有可能是別人幹的,很多人都有可能。」就安撫他的支持者及激怒他的批評者而言,這似乎已經足夠,而這或許也是特朗普近日來唯一堅持的政治原則。

4. 並沒有所謂的深層政府,只有深層的官僚體系

如果說要在臭名遠播的赫爾辛基記者會上挑選一個明顯的贏家的話,那肯定會是穆勒的調查團隊。來自國會基層共和黨人要求終結調查行動的呼聲本來愈來愈高,但特朗普在赫爾辛基的表現為穆勒的團隊爭取了一些時間——至少在美國政治又回復新常態之前。

但是穆勒在過去十天一點都不被動。在雙普會前後都有一連串的調查相關活動;在赫爾辛基會前的周五,司法部公布了對於12名俄國軍情官員的起訴,這是穆勒第一次將矛頭指向了俄國政府,並將俄官員列入調查名單之中。赫爾辛基會隔日,司法部控告瑪麗亞布提納(Maria Butina),指控她作為一個潛在的俄國間諜,嘗試滲透美國全國步槍協會(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以影響美國政治。這些都是傳達給特朗普的明顯訊息——一些他迅速就忽略無視的訊息。

任何有效率的政府都需要一個良善運作、致力工作的公務員體系;特朗普近來的歐洲歷險傷透了不少公務員的心,尤其是那些在情報部門以及國務院工作的同僚。調查特朗普的團隊反而是目前唯一受到激勵的行政人員。

5. 而贏家是……

即使以特朗普的標準來檢視,這也算得上是出色的一周。盟友受到羞辱、敵人備受款待,而真正的贏家是隔山觀虎鬥的中國(雖然它的確有在這周向歐洲做出貿易提案)。基於跨大西洋聯盟顯露出的分裂以及特朗普在赫爾辛基的表現,有些人或許會主張普京才是這一切的大贏家。但在混亂之中,特朗普有效的強化了傳統疑俄論者(美國國會議員、歐洲國家)對抗莫斯科方面的決心。對他們而言,對抗俄國現在成為了存亡的問題,而這只會讓普京過的更困難,而非輕鬆。

中國的全球野心並不是什麼秘密,但是由北京來告訴其他國家世界正在改變,以及由特朗普來向各國展現世界的變化,還是有所區別的。至少,特朗普成功傳達了這一點。

© 2018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TIM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