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夫人外套之外的「Zara爭議懶人包」

第一夫人外套之外的「Zara爭議懶人包」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快時尚的龍頭Zara以它驚人的生產速度聞名,但現在Zara更有名的,則是它接連不斷的爭議事件。

文:Carson Kessler
譯:彭于庭

「快時裝」巨頭Zara真是爭議磁鐵。

梅蘭妮亞(Melania Trump)上月那件印有「我不在乎,你呢?」(I Really Don’t Care, Do U?)的外套在服裝業引起大的風波,但擁有2,200間店Zara似乎樂見其成。Zara以它驚人的生產速度聞名,但現在Zara更有名的是它接連不斷的爭議事件。

以下是Zara登上新聞的時尚災難時間表。

2007年9月:卍字手提包 

這不是Zara第一次這樣了。之前Zara在2007年也曾收回繡有卍字符號的手提包。

一位顧客指出這款手提包印有四個綠色卍字符號後,Zara撤回這款售價78美元的包款。公司表示,這款手提包來自印度供應商,原本經批准的設計是沒有這些符號的。

2011年 8月:血汗工廠

對聖保羅承包商的一次突擊檢查,揭露了移工們悲慘的工作狀況:狹窄、髒亂、工時長。AHA,這間子承包商生產了Zara在巴西90%的商品。在15名工人獲救脫離血汗工廠後——甚至有一名工人只有14歲——巴西政府隨即以52項罪名起訴Zara的母公司印地紡(Inditex),但印地紡表示他們對於AHA非法雇用員工的狀況並不知情。

2014年8月:納粹囚服上衣

Zara回收飽受爭議象徵納粹囚服的童裝

消費者指出這件「條紋警長T恤」貌似猶太人在納粹大屠殺期間被迫穿著的條紋黃色星星制服,令人反感,隨後指控Zara有反猶太主義的聲浪又再次出現。撤回該T恤後,Zara解釋這件衣服的設計靈感是來自於西方經典電影。

2014年8月:「白是新的黑」T恤

Zara因販售這件「白是新的黑」T恤遭到炮轟

Zara曾推出這件印有「白是新的黑」的T恤。這件衣服可能使用了Netflix影集《Orange is the New Black》片名的梗,或想帶起一股新的時尚潮流,但是一些顧客氣瘋了,因為這件T恤帶有種族歧視的意味。很快,這件上衣就從網站下架了。

2015年6月:4千萬美元的歧視訴訟案

唯一一位負責Zara美國與加拿大業務的法律顧問遭解雇後,這間快時尚公司在紐約州高等法院面臨4,000萬美元的歧視訴訟案。

Ian Jack Miller是Zara的企業法律顧問,據傳它被解雇的原因是因為他是一名猶太裔美國人,也是一名同志。印地紡創始人Amancio Ortega遭指控他全是異性戀、西班牙裔和基督徒的核心團體們,不斷用電子郵件寄情色圖片還有種族主義的內容來騷擾Miller,其中甚至包含描述奧巴馬總統戴3K黨頭套的內容,Miller因此提起訴訟。

2016年3月:「你無麩質嗎?」T恤

「你無麩質嗎?」T恤遭客訴,零售業巨頭Zara因此撤回該商品

這件印有「你無麩質嗎?」字樣的T恤得罪了不少人,超過五萬人線上請願要求Zara的網路商店和實體店面下架該款商品。請願者認為該T恤冒犯到乳糜瀉患者,這是一種對麩質過敏的病症。印地紡表示:「我們很遺憾大眾認為我們輕視了乳糜症患者,但這完全跟我們的本意相反。」

2016年3月:「無性別」系列

Zara的「無性別」系列並非我們期待的那種突破

為了支持中性設計,Zara釋出不分男女的服裝系列,名為「無性別」(Ungendered)。該系列總共有八項單品,包含舒適的居家服、各色基本款,當然,這系列也引發了爭議。很多人在推特上批評Zara這次「超越二元性別的突破」只是他們行銷團隊太懶惰,沒有想出更好的方式來銷售這些素T和棉褲。

2016年7月:版權之爭

Zara說我的設計「太簡單」,非常「普通」,但顯然他們超!愛!我的設計,那就付!錢!

「Tuesday Bassen」是一位來自加州的藝術家,她注意這個高級品牌抄襲了她的作品,於是在Instagram放上好幾個自己作品和Zara產品的對照圖。Zara即刻展開調查,並且停止販售相關產品──但是他們之前才跟「Tuesday Bassen」說她不夠有名,沒必要偷她的作品。

2017年 3月:「愛你的曲線」廣告

Zara這則完全沒有任何曲線的「愛你的曲線」廣告遭批

為了推廣他們「曲線牛仔褲」系列,Zara刊登了一則廣告:「愛你的曲線」,廣告裡面可以看到兩位模特兒。這則廣告很快引起大眾強烈不滿,因為Zara竟然選用兩位纖細的模特兒來傳達正面的身體意象,而不是體態較豐腴的模特兒。

2017年4月:佩佩蛙短裙

在民眾發現這件牛仔短裙上的卡通看起來很象徵另類右派的「佩佩蛙」(Pepe the Frog)後,Zara回收了該產品

Zara又再一次在各社交媒體上被瘋傳,因此不得不悄悄地下架這款印有卡通青蛙的丹寧迷你裙。裙子上的兩隻青蛙像極了反猶太人和充滿歧視意味的梗圖——佩佩蛙。佩佩蛙是九月時由反毀謗聯盟(Anti-Defamation League)設計的,它是象徵另類右派的一個黑特圖。這件裙子是Zara春季設計師聯名款「單寧上的油漬」(Oil on Denim)之一。

2017年11月:口袋裡的求救紙條

伊斯坦堡的顧客在Zara新買了一件褲子,但竟然在口袋裡發現工廠工人的求救紙條。

這張紙條是手寫的,據傳上面寫著:「你即將買的這件褲子是我做的,但我沒有領到錢。」Bravo Tekstil這間工廠原本負責出貨給Zara,但在2016年因為積欠140名員工3個月的薪水及遣散費而關閉了。印地紡指出員工沒有領到薪水是因為工廠老闆詐欺性逃跑,但印地紡同意提供急難基金來補償所有受影響的人。

2018年3月:挪用索馬利亞文化風格

Zara將從我們的索馬利亞傳統服飾——西德/芭蒂(sheed/baati)中大賺一筆,你應該把來歷說清楚。39.99英鎊,我可以買一件給你、一件給你媽、一件給你阿嬤。放尊重點好嗎?

Zara最近才上架的手染長裙現在備受關注,因為該商品挪用了索馬里風格的傳統服裝───芭蒂(Baati)。Muna Juma是一名穆斯林也是環球小姐參賽者,她在Instagram批評Zara沒有提到該款設計的文化根源。目前Zara仍繼續銷售該產品。

© 2018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FORTUN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