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關注北韓人權,卻忽略了韓國的陰暗面

世界關注北韓人權,卻忽略了韓國的陰暗面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韓國是全世界網路最發達的國家之一,網路普及率約90%,儘管如此—又或正因如此—網路隱私近年來儼然成為人權自由的一大挑戰。

文:Binaifer Nowrojee(開放社會基金會亞太區總監)
譯:Wendy Chang

大約一年多前,李振永位於首爾的住處遭到韓國警方破門而入,警方逮捕了李振永,將他單獨監禁。李振永一直都是活躍的社運份子,並曾在1980年代因提倡民主而入獄服刑,但這次他卻因其他理由遭到逮捕。他所謂的罪行,是經營一個名為「勞工圖書」(Labor Books)的線上圖書館,網站內容是與北韓相關的資訊。他因為散佈「對敵人有利」的圖書資料被起訴,可能讓他面臨數年的刑期,直至法院最後撤銷對他的起訴。

不幸的是,這樣的事件在韓國層出不窮。與北韓一觸即發的戰事,讓韓國人民的個人自由成為犧牲品。

特朗普(Donald Trump)與北韓領導人金正恩會面的消息占據世界各地頭條好幾個月;這場世紀性的會面在幾經波折後最終定調於6月12日舉行。人權團體呼籲各界將焦點放在北韓各種侵犯人權的行為—例如大量的勞改和持續不斷的處決,並提上談判桌。(但美國政府官員已於會面前,同意在會面中不談論北韓的人權議題。)然而,在這股聲浪中被遺漏的,是韓國本身也正因人權議題傷透腦筋,這些問題的肇因,多半與長期和北韓處在備戰狀態脫不了關係。

韓國在許多方面都能被視為充滿生氣的民主國家,擁有強大的媒體或公民社會,但在人權方面,仍然會因「國家安全」的名義持續被犧牲。歷來政府都靠著嚴格的安全法規來限制言論自由,尤其是關於北韓的討論。其中最嚴格的莫過於《國家安全法》(NSL),也就是李鎮永被起訴的法律根據;這個法規可以說是二戰帶來的苦果。

《國家安全法》模棱兩可的用字,讓警察及其他公權力得以濫用。數十年來,政府用它針對異議份子及反對者,但自從文在寅總統所帶領的人權友善政府在2017年上任後,人們可以對這個問題稍微鬆一口氣。

2012年,24歲的朴正根在轉推一些來自北韓網路帳號的文章後,被判處服刑十個月。他的動機無非只是想嘲諷北韓的政治宣傳,卻被韓國政府認為這是對北韓政府的讚揚。雖然最後他被無罪釋放,但是每年,許多像這樣的案件仍因《國家安全法》而遭到調查。

這個案件,只是網路言論自由之戰中的一例。韓國是全世界網路最發達的國家之一,網路普及率約90%。儘管如此,又或正因如此,網路隱私近年來儼然成為人權自由的一大挑戰。

國家情報院(韓國的情報機關)曾多次逾越職權,包括利用激進的網路競選廣告影響選情,以及透過網路監視反政府人士與異議份子等。2015年,提倡網路自由的非營利組織OpenNet,推出新型手機應用程式,讓使用者檢測手機是否被追蹤軟體監控,該程式在短短三週內被下載了高達五萬次。韓國其實也有部分網路管制,可以發現每年都有成千上百個網站(許多是關於北韓的)遭到刪除或封鎖。

在韓國,軍隊是另一個需要被關注的區塊。所有健全的韓國男性都必須服兩年的兵役,但有別於大部分徵兵制的國家,韓國目前並沒有其他民事的替代方案。所以,因為宗教信仰、道德或其他原因拒服兵役者,將面臨多達18個月的有期徒刑,更有可能受到同儕甚至家人的排擠。許多年輕人,特別是那些和平主義宗教團體的成員,像耶和華見證人(Jehovah’s Witnesses),從小就知道,自己的人生中,入監服刑某種程度上是無法避免的。根據國際特赦組織提供的數據,因宗教或道德立場拒服兵役而入獄的人數,韓國竟然居世界之冠。

對於男性同志而言,生活在祕密、恐懼與坐牢的風險下,是他們軍旅生活的縮影。雖然韓國並未將同志入罪,但軍隊以禁止「不檢點的表現」,來處罰役男間的性行為已行之有年,這樣的行為會讓他們遭判最多兩年徒刑。這個議題在2017年4月引起全球關注,當時,一支內兩名男性軍人發生性行為的影片在社群媒體流傳,軍方隨即著手調查,並將一名軍人定罪。人權團體也表示,許多士兵曾被威脅和騷擾,只為了讓他們揭露軍隊裡的同志姓名。國際特赦組織更表示,這根本是針對同志族群展開的「獵巫行動」。

許多韓國的激進人士,盼望與北韓關係的緩和,在促成和平談判之際,也能改變目前的社會現況。已經在人權上採取許多積極的政策的韓國政府,也應該要想辦法,不讓人民對於人權自由感到功虧一簣。朝鮮半島間關係的解凍是一個大好機會,挑戰數十年來對於國家安全與人權早已過時的種種假設。改革國家安全法與開放網路限制,將會是邁向正途的兩小步。

© 2018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TIM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