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12, 商業

我在雷曼的最後日子——睇住佢點冧

photo credit: AP Photo/Mary Altaffer/達志影像
精選轉載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雷曼兄弟倒閉十周年,作者當年為雷曼的員工,親身經歷了這家百年投行最後的日子。

(作者當時為雷曼兄弟亞太區證券部銷售及交易部副總裁)

見雷曼兄弟倒閉10周年,人寫我又寫,想去分享下雷曼兄弟一個小職員喺雷曼倒閉前後嘅一啲經歷。

2003年雷曼兄弟喺香港嘅辦公室只有一層半太古廣場,去到2008年倒閉嘅時候辦公室面積已經倍增到有四層IFC二期,同兩層萬宜大廈,可想而知當時嘅發展速度有幾快。當時,銀行業嘅監管比較寬鬆,新產品新市場嘅開發真係好好玩……今日話要做越南證券,聽日又話要做巴基斯坦衍生工具。以今日嘅監管環境,我肯定所需要嘅人力物力一定比以前多幾倍,仲要慢好多。

雷曼兄弟亞洲到2007年嘅時候,淨係證券部門唔計ECM嘅全年收入已經去到八億幾九億美元。以一個唔夠500人嘅團隊來講係非常可觀。喺亞洲,當生意一切都上晒軌道嘅時候,2007年尾JP Morgan收購Bear Stearns就敲響左警鐘。我哋開始意識到投行其實唔係冇可能摺埋嘅。喺身邊做金融嘅朋友開始旁敲側擊咁問我公司嘅情況。一啲喺私人銀行工作嘅朋友尤其擔心,因為雷曼所發行嘅批發及零售衍生產品非常之受歡迎,當時市佔率排頭三位。佢哋客人開始擔心產品嘅抵押品。其實去到2008年頭,雷曼兄弟係嗰方面嘅銷售已經少咗好多,因為私人銀行客戶對雷曼嘅財務狀況已經有所懷疑。

photo credit: REUTERS/Bobby Yip/達志影像

容許我分享少少對於當時監管structured notes的觀察,香港SFC(香港證監會)其實早於2005年頭已經意識到其風險,並且約見左好幾間大行衍生工具部門主管,以了解structured notes嘅運作。不過當時佢哋嘅重點,擺咗喺對沖,對市場嘅影響,SFC睇唔到,又或者可以話,全個市場都睇唔到,抵押品嘅風險。不過都唔可以怪曬佢哋,始終當時大行嘅衍生工具部門主管大部分都係Ivy League嘅PhD,同埋喺華爾街做咗好多年衍生工具,而當時SFC監管部門嘅對頭人,大部分都係Big Four出嚟嘅。始終唔係一個level playing field。

講返自己,我個仔係喺2008年5月出世。仲記得嗰仔出世前,我同雷曼亞太區個CFO同證券部個COO,上咗北京見CSRC(中國證監會)同SAFE(中國外匯管理局),要求加大個QFII(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額度。我地見完官之後返返落嚟,我就去咗放paternity leave嗱。當我放完假返番公司想問下QFII嘅情況,就發覺個CFO已經離職去咗間俄羅斯投行工作,而個COO又唔聽電話又唔覆電郵,過多兩個星期先知道佢已經被裁。當下,我即刻聞到有「囉味」,不過都已經冇乜嘢可以做,只可以繼續坐喺度,每日睇CNBC睇吓有乜發展(內部通訊永遠都話公司嘅財務狀況非常好,短期票據又有幾多倍over-subscribed)。

一直去到九月頭,情況急轉直下,去到中秋節前一兩個禮拜開始,聽到越來越多行唔肯同雷曼做交易,雷曼股價由高位過百元,跌到得返四、五蚊(我記得當時有個寸寸地嘅同事,喺隻股票反彈過$7嘅時候,大大聲喺trading floor話自己入咗貨賺咗……希望最後佢有沽到啦)。

去到中秋節前嘅星期五,大概放工時候,我就真真正正意識到雷曼兄弟真係會接埋嗱……我當時係坐喺一個在雷曼做咗10幾年嘅同事旁邊,突然間我見到債券部個阿頭,由佢個辦公室,走去我同事身邊同佢握手道別及交換電話(佢係從來唔會行過哩證券部)。其實,當時大家對雷曼兄弟會被拯救已經冇乜期望。

當年嘅中秋節過得好愉快,因為當年係我第一年做爸爸過嘅中秋節。去到星期一中秋節假期嘅早上,打開電視從新聞上見到紐約嘅同事,已經由辦公室抬着紙皮盒離開公司。我當日就帶咗兩三個大袋返公司執拾私人物件,因為唔知道禮拜二開工嘅時候,究竟入唔入到辦公室。返到公司立即碰到人事部主管,我即刻問佢今個月有冇糧出。人事部主管同我講佢都唔知,真諷刺,大家都好無奈。

到禮拜二早上,同事魚貫返到辦公室開工。我仲記得喺樓下大堂等lift嘅時候,旁邊BNP嘅員工,都對我地投以同情嘅目光。我哋順利入到辦公室,不過已經無事忙,冇野要做。亞太區CEO即刻開咗個town hall,佢話管理層正努力拆件賣雷曼喺各個地區嘅業務。幸運地,柏克萊買咗雷曼美洲嘅業務,野村就買咗雷曼歐洲同亞洲嘅業務。From hindsight,雷曼嘅員工其實相對地幸運,因為係金融海嘯一到嘅時侯,我哋早已經搵到落腳點。

金融海嘯已經過咗10年,當年嘅同事大部分仍然係金融業工作,有部分轉左去基金管理及企業銀行工作,有部分又轉左去啲完全唔相關嘅行業,譬如有個senior sales trader依家喺英超做球探,有個sales就轉左去FBI到做……無論如何,我都好珍惜當時嗰種過山車式嘅經歷,我喺度祝福大家繼續平平安安。

本文獲授權轉載

責任編輯:周雪君
核稿編輯:鄭家榆

Tags:

雷曼兄弟 SFC 中國證監會 證監會 華爾街 衍生工具 金融海嘯 金融風暴 私人銀行 柏克萊 債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