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回流的港人

2017/07/03

自製專題

近年來,香港被不少經濟、社會以及政治議題上的陰霾所籠罩,這顆曾經璀璨亞洲的東方之珠似乎也逐漸變得黯然失色。面對高攀不起的樓價、了無盡頭的政治鬥爭、壓力過剩的社會氛圍,「有心無力」大概是當前社會最好的形容詞,而對於被社會成為「廢青」的年輕一代,希望並不寫在他們的字典中,移民也再次被他們視為唯一的出路。 然而,在這座貌似絕望的城市裏,有一群從外國回流的香港人選擇重新認識她,發掘她被埋沒的美麗。到底是什麼讓這群人重新回來?而他們眼中的香港又有什麼不同?透過和四位回流人士的訪談,讓我們一窺香港對他們的吸引之處。
師生齊聲罷考TSA?課程由學生任選?生活公約代替校規?浪遊學習多過坐在課室?對住樹木多過對電腦?——在功利現實的香港,這套教育模式似乎是天方夜譚,但在屯門一座小山坡上,有一間隱世小學正在悄悄地起革命,堅持「不補課、不操練、不催谷」,只希望學生能做一個善良、悅學和愛護大自然的人,真正把「求學不是求分數」進行到底。這所如烏托邦般的小學,叫鄉師自然學校,是香港第一所體制外小學,重視學生自主多於聽話、欣賞創意多於守規、愛好自然多於科技,一反主流的填鴨式、威權式教育生態。到底這種教學法在香港行得通嗎?自校培養出來的孩子是怎樣的?畢業生又能否適應主流中學?記者將採訪多位自然學校的持分者,為你逐一解構。
Illustrated by: Wilson Tsang
在楊德昌導演最後一部作品《一一》中,男主角談過一場戀愛後,突然聽懂了世間所有的音樂,縱然情人離開了他,音樂開啟了的藝術靈魂卻永恆留下,他感慨地說了句:she left, but her music stays with me. 欣賞楊德昌的經典電影,我們得到的觀影經驗也是相近的,他留下了八部半作品,主題恢宏而深刻,有描繪國族及青春焦慮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有批判中國儒家傳統的《獨立時代》、有審視都市人疏離與不穩的《恐怖分子》,也有意境深沉而致遠的《一一》……導演已離開了我們,他的精神、夢想、靈魂卻依然在銀幕流傳下去。適逢楊導逝世十週年,記者走訪了與楊德昌緊密合作過的編劇、演員和伴侶,希望從他們的口述中,重遇楊德昌的創作情懷,以及看看楊導在他們心中留下怎樣的印記。

2016美國總統大選
-議題追蹤-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