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性別不平等仍然存在,只是變得隱晦了。」天水圍師奶說出洞見。現代女性不用束腳,可以在職場上馳騁,就代表社會對女性的壓迫消失了嗎?欣宜肥胖的身體被封殺、97%的家務料理者是女性、外傭清一色是女性、殘障性服務鮮有女性份兒,這些鐵證都在透露著一個公開的秘密:女性仍然是第二性,她們的性慾、身體、自由被輕視,扮演著從屬和依附的角色;這種不被看見、不自覺的歧視,有如暗湧般在社會上蔓延。攝影展《她們的凝視》以鏡頭紀錄女性對社會歧視的眼神控訴,記者走訪了其中三位——女殘障者、主婦、女傭,發現她們被壓迫的處境各異,吶喊卻是一致的:她們想重奪人生的自主權,為姊妹們吐氣揚眉。

工作定假期?

2017/03/13

贊助專題 ) Supported By

在過去的一年,你有調職或者升職嗎?工資有所上漲嗎?年終獎金有多好?這些問題,大概是你和親戚寒暄或者和朋友聚會中談得最多的事。然而,你有問過自己生活過得有意義嗎?有實踐自己的夢想嗎?當年二十出頭的那團火還在嗎?誰說工作假期計畫就只能有「工作」和「假期」兩件事?對於不少曾經參加過工作假期的人而言,在外國的那段日子為他們帶來畢生難忘的體驗和經驗,回港後也對他們的人生觀和價值觀帶來不少轉變。「壯遊」過後,他們獲得什麼?工作和假期以外,他們還有哪些故事?
夜幕低垂,一群無家者在街上流離浪蕩,找不到歸途,在街角、公園、後巷築起他們的「家」,瑟縮一隅。他們的微小心願,只是暫借一小塊空間渡過長夜,卻被政府視為滋擾,以環境衛生及治安之名驅趕,日復日上演露宿者大遷徙;偌大城市,他們卻無處可安身。到底這些迷失的面孔背後,藏著怎樣的故事?香港政府的無家者政策有何不足?在長年累月的孤獨中,一些無家者患上精神病,民間人士如何伸出援手?

2016美國總統大選
-議題追蹤-


More